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孽債欠償(真幸H)

※真‧床上打架系列

※粗暴警告,藥物警告

============================================






我不是要你別擅自行動嗎!

 

被狠狠的摔在床上,頭在有些硬度的彈簧床上撞了個頭昏眼花,幸村咬牙,還未從暈眩中恢復,又被人用力按回去。

聽見解開皮帶扣的鉲碦聲響,幸村瞪大眼睛,下意識手伸下去擋,馬上被比自己還高大的男人抓住手腕,粗暴的拿開,箝制在頭的兩側,幸村奮力扭動,但力量的懸殊讓自己無法輕易掙脫。

 

放開我!

銳利的雙眼滿載戾氣,幸村的怒吼卻動搖不了身上的人。明明他一向最怕自己生氣,可如今那人用同樣的怒容瞪視自己,黑色的眼眸深不見底。生平第一次,幸村精市被一個人的氣場震懾,本能性的防備了一下,但馬上又恢復氣勢,他瞪了回去,不在乎是否會更加激怒對方。

真田成功的再度被激怒,他粗暴的堵住身下人的嘴,與其說是吻,更該說是咬。真田發了瘋似的胡亂咬著他嘴唇的每一處,即使牙齒嗑碰得生疼,依然衝動的將舌頭下探深入。

毫無憐惜之意的接吻,即便拒絕不能,幸村也反咬了他好幾口,根本無心管力度大小,但他嚐到自己口中散佈出的血腥味,不知是自己的抑或是真田的。

 

!!

股間被人用膝蓋粗暴的頂開,半勃的部位被粗魯的頂摩,身體反射性的顫抖,幸村睜著眼睛又大叫了一聲放開,但整個人的生理反應被黑髮男子全看在眼裡,只換來一聲輕哼。

被下藥了吧。

放開

真的要我放,你不會是這個反應。加重力道。

!、……真田!!

終於肯叫我的名字了?

從我身上滾開!!

就算我走開,我也不會讓你離開這個房間!更不可能會找人過來給你,到藥效結束之前,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你的一舉一動!!真田對他吼了出來。

你少拿這種事情威脅我!

即使被快感及藥效侵蝕得意識渙散,幸村寧可咬破內唇強迫自己保持清醒,粗糙的丹寧布料不斷打磨下,愈來愈多的電流從下腹啃蝕到腰椎,幸村粗喘著氣,極力憋住不讓任何一絲呻吟洩漏。

 

還想忍嗎?

真田一把拉下他的褲頭,剛才被自己鬆開了皮帶所以很輕易的就能脫下。他看見幸村內褲前端的布料已經染濕成深色的印子。

已經這樣了,還不想讓我幫你嗎?

毫不留情的隔著薄布料用力搓揉,大腿內側的肌肉用力到勒出筋肉痕,看著幸村不斷一下下抽著身子,就是不肯發出一丁點呻吟聲,只有幾聲從喉間忍不住震出的嗚咽。

 

看他毫不領情的倔強,幸村是定了心不想讓他碰嗎。內心尚未被平息的怒火又火上澆油,他彷彿發狂的野獸般撕咬所處及得每一片肌膚,不管身下人多麼反抗,任憑一拳拳不斷砸在自己背上,但他完全感受不到痛,烈火過林的怒氣跟差點無法挽回的悔恨交織一塊,幾乎要撕裂他的心,真田不知道自己的眼神透露出的那些刺痛,可惜同樣被情慾與怒氣蒙蔽的幸村也完全沒察覺到。

 

為什麼不聽我的勸。

你憑什麼干涉我的決定、

就憑我不准你輕易送死!

你以為用你那種天真的想法就能解決事情嗎!!

那你呢!你曾在乎過跟我的約定嗎!!

 

幸村眼神出現一瞬間的動搖,但在被發現之前,他完美的隱藏了起來。

你既然是副官,就該清楚以大局為重。

但我不會輕易犧牲任何一個人。

 

捕捉到對方一瞬間的破綻,幸村收回被壓制住的雙手,一手臂衡架在真田的頸部推開他,另一隻手毫不留情的往他腹部揮了一拳。然而真田也受過防身術訓練,情急之下避開了要害,他清楚幸村的力氣有多大,但如今被下了藥,身體素質恐怕大打折扣,雖沒避掉這一拳,也無傷大雅,可與身上的傷相比,這一拳下在心上的痛更是劇烈。

 

到現在你還是想逃跑?

真田怒極反笑,傳達不到的心意也作罷,他現在只想狠狠的操弄這個人,直到他受不了跟自己求饒。

將幸村以反過身的姿勢再度壓制在床上,真田雙膝越放在腰間兩側,跨坐在他背上,兩隻手再度被箝制在背上,幸村愈是著急的想脫身,反被束縛得愈緊。

 

要是再想逃,就把你銬起來。

放開!!

反手被綁的滋味很不好受,那人力氣又大得出奇,手骨被扭成這副德性不脫臼少說也瘀青。

突然背上一輕,幸村還來不及鬆一口氣,因為真田起身改下到後膝處。順著手仍被反抓的狀態,幸村感覺到真田雙膝擠進自己兩腿之間,就著姿勢硬將他大腿頂開。心裡一寒,幸村下意識的將腿往前縮,可這姿勢不僅讓他根本不可能起身掙脫,反而被迫抬起臀部,上半身依舊貼在床上。

 

聽見男人在他身後解開金屬皮釦的聲音,彷彿是對他的制裁倒數。幸村精市從不是個任人宰割的人,但此時這人是鐵了心的不放他走,他討厭真田這種義無反顧的倔脾氣,好像不得不逼著他正視什麼。

 

真田!!

下身一涼,驚覺連底褲都被一把扒下,褲子被褪到膝蓋處,即使他再抗拒,大腿又被真田用膝骨往兩側頂得更開,下身胡亂上下扭動,殊不知看在真田眼裡只是更加速燃燒慾火。

 

啊!!

兩指粗魯的塞進後穴之中,收縮的甬道反射性反抗,但只是將手指愈吸愈入,加快擴張。不知是否該慶幸,因藥物的緣故,縱然在剛進入時內壁被擦得一絲熱辣,卻沒有預想中的疼。

剛才早已勃脹的莖體,從前端不斷溢出水來,順著莖幹垂流到會陰處,真田沒放過這點,食指維持放在甬道內,迅速抽出中指捥過一抹清亮黏液塞入滾燙的內穴中,微捲起二指,將抽搐的身體往深處打開。

幸村顫著大腿,就算再不願,情慾被手指的每一個動作給點燃,內壁開始熟悉起久違的迎合,違反它主人的理智,逕自把入侵者帶到更深的地方。紅著冒出汗水的臉,緊閉著眼不想看清自己身體是這樣淫亂的反應,他側頭將臉幾乎埋進被單之中,咬著被單阻止任何發出呻吟的可能。

 

因為藥的關係,你這裡好像比以前更好進入了。

真田彎下腰,貼近他被汗水打濕的捲髮所遮蓋的耳廓,在他耳邊輕笑:

還是說,根本是因為我的關係?

 

聽見幸村一聲加重的呼吸聲,不知是因憤怒還是情慾,但真田現在什麼也管不了,悲傷的情緒和征服欲的瘋狂正撕裂他的理智。

 

幸村咬著床單,哽著一聲聲呻吟變成喉嚨裡的悶哼,對真田來說無疑是一種變相鼓舞,他抽出濕漉漉的手指,來到自己前端套弄了幾下,抵在紅腫的肉穴處一口氣擠了進去。

呣───、

幸村被激得在床單上嗚叫了一聲,仍被他毫無憐意的強制進入到底。

被刺穿時似乎不是疼痛,而是快感。在他身後的真田再次調整呼吸,一動不動。反倒是自己因快感一下下抽動的身體顯得突兀可笑。

 

忍不住了?這聲詢問聽在幸村心裡是一種諷刺。憤怒的眼裡露著豪不遮掩的兇光,又開始想扭動抽出被抓的雙手,眼看徒勞,故意用力收縮起後庭,果不其然聽見一聲痛苦的悶哼。

真田掐住他的臀部,狠狠地往前一撞,幸村一瞬間力脫,趴倒在床上。

我奉陪到底。

 

 

 

幸村不知道自己被幹了多久,只知道背後被拉著的手臂已從痛覺到麻木,真田發狠似的蠻幹,又因為藥效的緣故,原本該是痛苦的舉動都轉化成快感,他的唾液已將床單弄濕,顫抖的無力感幾乎咬不住床單,有幾聲低吟還是忍不住的洩了出來。

 

他不喜歡被人這樣對待,更沒想過這樣對待他的人竟是真田。他的怒氣沒有消退,但卻也不可能恨得起來,他知道,這場結束之後,那人不會比自己痛苦得少。

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嗎?可不這樣做保不了大局。他不後悔,他從不後悔所做的任何一個決定,可這次,卻讓真田徹徹底底的怒了。

 

 

 

恍惚中,從剛才一直被束縛的雙手終於得到解放,幸村感覺自己被人攔腰抱了起來,從原本趴下的姿勢轉變成背脊貼在男人的胸口,雙手不自覺的抓住對方的大腿以維持平衡。真田粗糙的手掌握住腿根強制拉開固定住,托著自己施力往下一壓,男人往上狠狠一頂。

啊───!!

沒了床單的遮掩,幸村只能放聲呻吟,背部往後拱起,如失水的魚,震跳了兩下,手指被刺激得用力摳進真田的大腿之中,真田只是悶哼一聲,痛覺在此時也成了快感的化身。

 

這個體位輕而易舉的就進到深處,抵到最令人發瘋的那一點,被他晃著腰在自己的前列腺上折磨,幸村不知道自己發出多麼媚人的呻吟,上升熱度仿彿要煮沸大腦,一下下的抽插帶著電流麻痺所有神經,前端的莖體腫脹發紅,隨著搖晃,淫水不停滴落。幸村迷離著眼,循著原始的本能,伸手往下欲觸碰自己脹痛欲裂的器官。

 

不准碰。真田殘忍的抓住他的手移開。

你只能靠我讓你射、

 

這種報復讓自己無所遁形,他的內心叫囂著要處死這個男人,內壁的媚肉卻背叛似的將體內怒張的處刑具愈纏愈緊,自尊暴露在快感中成了讓自己認清慾孽的問審。

明明很痛苦,明明很不甘心,但全身上下都因為這個男人的侵犯而顫慄。

 

呃──!啊、啊啊啊啊───!!

 

眼前煞過一片白光,一瞬間意識全部消失。

 

等到再次回過神,幸村眼前的是真田的手。真田故意地當著他的面展開手指。指間全是黏糊糊的、拉著線的白濁。

 

"…………"

幸村背脊發涼,自己的罪證就擺在眼前,逃脫不了羞憤的情緒。

 

 

真田在自己體內的巨物還未洩出,他軟著身子掙扎卻掙脫不開綑在腰上的手臂,這一蹭反倒讓未消退的藥效又將自己情慾燃起。

濕透的後穴反射性一縮,兩人同時被顫得發出喟嘆,真田捧起他的大腿,律動再開。

 

 

 

啊、啊不、….啊、……”

我不會讓你去送死、”真田咬緊牙關,下身發狠頂撞,無視身下人被自己激發如哭聲般的呻吟。

犧牲你一個人保護團隊、你憑什麼做決定。”

我不准、

喉間的低吼,沒意識到自己幾乎是發洩般的操弄,他伸手抓住幸村前面又再度滴著水的性器,聽見一聲高亢的叫喊時,張嘴咬住貼著汗濕髮絲的側頸,嚐到一絲血腥味,手掌粗暴的套弄。

 

像是被捉住的獵物,幸村發出難耐的嗚咽,下意識向前傾身想逃脫束縛,卻又被改變姿勢時的刺激弄得腰身一軟,又被拉回禁錮之中。

那人是不會放過自己了,前端孔縫的嫩肉被懲戒似的擦磨,臉頰上佈滿生理性的淚痕,他終於失去最後一份掙扎的力氣,他的身體除了迎合極樂的酷刑起舞,不能再有其他動作。

 

 

 

直到兩人再度高潮,真田在他體內射出熱流,朦朧之際,幸村似乎聽見耳邊傳來隱忍哽咽的聲音,叫著自己的名字……

 

幸村未闔上的口中傳出的一聲氣若游絲的呢喃:

弦一郎……”

幸村背靠著躺在自己懷裡,迷濛的眼裡盪著疲憊與氳氣,他一隻手顫抖著舉起,輕輕撫在自己的後腦勺。

哭啊笨蛋……”

“…我沒有、

真田咬牙,他終於忍不住,怒氣與慾望發洩後湧上的全是對失去的恐懼與疼痛。低頭抵在懷中癱軟的人肩上,抱著他的手臂用力收緊,好像這樣眼前的人就不會再度消失。

 

從以前就是個愛哭鬼……”還有力氣開不合時宜的玩笑,幸村撫著那顆黑色腦袋的手沒有停止,藍色的眼睛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柔了下來。

你最好閉嘴,我還沒有原諒你。

口中雖然這麼說,真田傾身將人翻轉過來讓他躺在床上,動作恢復一如往常的溫柔,身體貼在他上方,啟唇在幸村身體的每一吋印下柔和的吻。

聽見幸村的呼吸又逐漸紊亂,知道藥效還沒過,這次他閉上眼,雙手撫弄著能引起身下人感覺的每一處。埋伏在幸村體內的東西又再度甦醒,這次,他放慢了節奏。

 

 

當幸村的手攀上他背部擁抱,他知道,接下來這一切都會恢復原狀。

 

 

 

 

END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