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自漢化】Home歸屬之處(三空短篇 H-2)

當三藏的重量壓在身上時,悟空呻吟著。他想再次感受它。已經不在乎那些僧侶們說的話的意義了,再次看著他的太陽,想懇求他給自己更多。之前的感覺太好, 當三藏沒有動作,他低吼著,用自己的力量翻身過來。

三藏瞪著他。悟空扭動身體,感受到三藏與他相同的問題。他喘息,“告訴我。我並不軟弱,也不會受傷。

 

三藏把悟空推回床上,靠在他身上。他知道悟空擁有足夠的力量來獲得他想要的一切。他低聲說道:

你永遠不會在我上面,懂嗎。

他的言語之後並不需要任何回復,他封住那雙老是呼喚著他、懇求他的嘴唇。這一切是錯的,但某程度上,這感覺不錯,彷彿他一直在等待悟空。

他的舌頭在潮濕的嘴裡滑動著,吞下少年大聲的呻吟。他抬起臀部,感受到下方的身體扭動著。

 

當吻被打破時,悟空大聲叫道:

“哈啊!三藏!”

這是一種陌生的感覺,但他想要更多。手指在他的襯衫下舞動,讓他感覺自己像火在灼燒一樣,這很愉快。

 

“悟空……

 

他不明白,但就像往常一樣聽得很清楚。這是以往的三藏,但同時也不是。他的手指穿過金色的頭髮,不知為何他有種這曾是長髮的錯覺。悟空扯住頭髮,呻吟著。身上的襯衫被脫下,扔在房間的某個角落,他不在乎。他知道整座寺廟都會聽到他的聲音,但他並不在乎,而且似乎三藏也不在乎。

嘴唇貼在胸前的皮膚上,一切都變得空白。這感覺很不真實,但是很好。就像他的靈魂呼喚著這個男人一樣,期待結合。他想大聲說出來,但他擔心三藏不會想聽到這些話。

 

當一聲聲呻吟溢出悟空的雙唇時,三藏感到自己的身體竄起火苗。心裡某處告訴他要停止,但此時已無法清醒。他把手放在精瘦的肚子上,感覺這具身體在他的

觸摸下顫抖。儘管悟空比他強得多,但對於這個男孩他仍有一些絕對的權力。

 

當悟空發出嘶吼聲時,他抬起頭,想起活在這個無辜靈魂體內的野獸。就像看著齊天大聖。他戲弄道:

想要什麼?

 

那雙唇給了自己以前從未想過的東西,那感覺很好,他想要更多。

悟空感覺很奇妙,因為那些嘴唇給了他一些他從未想過的東西。他想要更多。他的手指緊抓著黑色襯衫上,喘息,“更多。教我更多。” 他總是追求他想要的東西,而此刻,他想要三藏。

 

當三藏解開黑色襯衫,看見下面的蒼白皮膚,他做了僧侶剛才對他做的事情,他也想品嚐它。傾身向前,舌頭伸向腹肌處,他聽見一聲微小低吟。他揚起眼,看見三藏眼中有些他從未看過的東西,而他希望他能一直如此。

 

三藏把襯衫扔到地上,把猴子放躺在床上。金色的眼睛盯著他,他認為唯一能帶領悟空觸及這個極樂領域的人只能是自己。理智逐漸被消磨,他開始親吻淺棕色的肌膚,不再為悟空的呻吟聲所停下。

那些僧侶們贏了,他們說的是對的,他今晚就要證明他們是對的。他來到悟空胸前的敏感上,輕輕地咬了一下,讓悟空的整個身體向他拱起,悟空的手指穿過他的頭髮。

 

金蟬……”

 

那是什麼?很奇怪,三藏聽見這個名字出現,但並不清楚。依稀覺得這個名字是他的,但明明不是,這對他而言很不合理。他想弄清楚,但悟空的手在他的頭髮上撫弄,讓他感到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他停頓了一下,知道他們都已經知道對方的敏感點了。他移開他的頭,身體向下移去。把悟空的內褲拉下來扔到地板上,舔舐著大腿內側。

他喜歡悟空的呻吟聲、喘息聲,低吼聲和其他斷斷續續的氣息聲。他知道這個地方會讓男孩瘋狂,迫使悟空更著急的乞求。

 

悟空再也忍不住了。一切都太熱了,他想要更多,失去所有思考能力。他深吸了一口氣喘息,“求你......三藏......拜託……

他感覺自己的分身被舔了一下,讓他整個身體都在顫抖。低下頭,看到那雙紫色的眼眸正直視著他。當前端被潮濕的溫暖吸吮時,他呻吟著,堅持著讓自己不要昏死過去。他因那美妙的嘴裡每一寸的觸動呻吟著、嗚咽著。

 

當三藏的頭髮再次被拉扯時,讓他感覺更熱了些。他微抬起身來,聽著今晚在他床上的男孩的呻吟聲。三藏幾乎要輕笑出來,但又停了下來。他褪下牛仔褲,把它扔到地上,看到悟空臉紅了。抓起床邊他平時在使用的乳液,這應該夠了,他將手指沾了些乳液,回到悟空身上。

 

當三藏把手指滑進穴口時,他吸吮了一下悟空的分身,感到手指一陣緊窒,他抽了口氣。聽見悟空的低吼,抬頭看到那雙明亮的金色眼睛裡有些疼痛。他停下來問道:

“你想停下來嗎?”

 

當聽到這個問題時,悟空深吸了一口氣,這個問句讓他的心感到溫暖。低頭對三藏搖了搖頭,他想要的比三藏想像的更多。這就像是他終於得到了歸屬之處。

 

他感覺到對方又慢慢地移動了,濕潤與溫暖纏繞著他脹疼的分身。眼前一片極樂的眩光,這感覺有些熟悉。他整個身體火花四竄,“三藏!

 

三藏露出了些許笑意,推進一些手指,他想盡量不要傷害悟空。在挑逗悟空幾分鐘後,男孩尖叫著求他繼續。將自己的分身套弄幾下,發出一些呻吟,他

盯著那雙朦朧的眼睛,它們在呼喚他。

他抬起男孩的腿,緩慢進入他,停頓了一下,悟空深深地叫喊著。這是一個開始,他不需要任何言語也能知道少年想要更多,如同他自己一樣。就像其他人一樣,他也有欲望。

 

他慢慢進入,感覺指甲鑽進了他的上臂。緊緻的感覺讓他發出嘆息,指甲在他手臂劃出血痕。房間瀰漫著性和血的氣息。卻彷彿感覺找到了歸屬,一個他從未想過會有的歸屬。他保持不動,讓悟空調整,但當悟空扭動臀部想要更多時,讓他變得更硬了。

 

悟空無法相信這種感覺。是的,有一點痛,但這並不影響他。他得到安穩的歸屬感和感受到自己正活著。他的雙腿環繞著蒼白的腰部,三藏慢慢地抽出來,帶著一股力量又撞回到內部,讓他眼前一陣眩光。這是一種很棒的感覺。

 

他尖叫著,“三藏!!”,這是他腦海中唯一的名字。

當他體內某處被碩大的東西擊中時,他放聲呻吟。尾椎感覺火苗熱烈竄起,他的指甲扣進濕汗淋漓的蒼白背上,他可以聞到血的味道,但並沒有讓他的思緒因此分心。

 

三藏難以相信這一切就這麼發生了。他感覺指甲深深刺入他的皮膚,留下血痕,這讓他感到更加無法控制。他知道他可能不會持續多久,但他想讓對方先去。他握住悟空的分身,想讓對方先射

悟空逐漸失去理智,他的手指揪住自己的長髮,長髮貼在他的背部和臉上。他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所有主控權。他感到身體裡有什麼逐漸高漲的感受,想要噴薄而出。

逐漸高漲的緊繃感突然崩壞,他無聲地尖叫。柔軟的嘴唇刷過他的,他感受到體內一股溫熱的釋放。感覺很棒,這是黑暗奪去他意識前的最後一個念頭。

 

一個小時後,三藏再次靠到窗邊,看著窗外。他的眼睛仍盯著他床上的那個男孩。他嘆了口氣。悟空一向崇拜著他,只因為他將他從山洞裡解救出來。一些疑問一直在他腦海中盤旋。為什麼他會要了這個少年?通常他一向不曾這樣失控。其次,他甚至從沒有想過要他。確實很奇怪,就像身體不由得他自己操控一般。

 

他從床上聽到一聲小小的嗚咽。當他回頭,看見金色的眼睛注視著他,他並不訝異,只深沉地說,“去睡吧。”

“但你也應該過來睡。”悟空嘶啞地說道。

“我抽完菸後會過去。去睡吧。”三佐說道。

悟空翻過身,在三秒鐘內,鼾聲從床上傳來。他看著窗外,自言自語:

“為什麼

 

在天上,一位女神坐在那裡,試圖忍住她的笑聲,她是仁慈的女神觀世音菩薩。他低頭看著這兩個人,笑著:

“終於是時候了,我親愛的侄子,金蟬。

 

她移開看著下界的目光,嘆了口氣。

也許這次,你能夠做到……”



END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