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自漢化】Home歸屬之處(三空短篇 H-1)

Summary: 悟空聽到了僧侶們的談話,他想要弄個明白。他去找三藏,並得到了超出他原先想要的。這是他們的歸屬。

 

 

============================

 

天已經黑了,而晚上最後的祝禱也結束了。他知道僧侶們將要去睡了。

出於某種原因,三藏很清醒。火光在他的香煙末端閃爍,陰影倒映在牆壁上。

他每天都聽到僧侶們的談話。他們想知道為何他要接收那個老是找麻煩的男孩。他問自己一百萬次。一開始他認為是因為一個不斷呼喊他的聲音,然而現在他確信是別的原因。

那雙眼睛吸引著他,像飛蛾撲火般。他往後靠,試圖阻擋叨擾他的一切。他得睡了,明天要參加一些聚會。

 

這時他聽到房門打開的聲音,於是問道:

“你想要做什麼,猴子。”

 

“我沒有說話,你怎麼知道是我的?”男孩走進去,關上了門,問道。他知道他的太陽明天要離開,他會被那些可惡的僧侶煩住。

那些僧侶們會私下背著他講了很多有關於他的話題,而悟空聽得到他們說的每一句話,但他會裝做什麼都不知道。

 

唯一不會傷害他的人是三藏。

 

三藏準備回答他的問題,但又閉上了嘴。他不能說他聽得到男孩的聲音在呼喚他。雖然不是大聲但是能迴盪在腦子裡。他最不想要的事情就是讓悟空知道他能聽見他的心聲。

 

他轉身離開窗戶,揚起眉毛,說道:

“告訴我你要什麼或者回去睡覺。”

 

“又不是我每次開口就是想要什麼東西。嗯,好啦,我聽到一些僧人說了些什麼,但我不懂。你總是說我該問懂我不懂的東西。”悟空解釋,他在地板上來來回回划著一隻腳,他知道他不會再往前幾步,他不想得到扇子的襲擊。單薄的睡衣下裸露的肌膚有點冷,但對他來說很舒適。

那雙薰衣草色的眼睛緊盯著他,讓他的身體發生了些變化。他不確定

那是什麼,他不知道該怎麼問八戒,所以他一直沒開口。

 

腦海中有個聲音想叫他靠近那個男孩,他煩躁的壓下這個思緒。現在晚了,而這個問題可以等到以後回答。他已經抓好他的紙扇,但是那雙眼睛看著他,讓他停下想要打那隻猴子的欲望。

三藏嘆了口氣,指著床。他相信這將是一場漫長的討論。

 

悟空對他微笑,三藏不得不把目光移開。這個男孩老是傻傻的望著他,這很卑鄙,也很有殺傷力,老是用他不該用的眼神望著他。三藏轉過頭望向窗外的滿月,問道:“這次他們說了什麼?”

 

三藏知道悟空很多次都有聽見那些僧侶們的話,也知道這個男孩很多次都選擇視而不見,悟空不是那麼愚蠢。

他曾經瞥見僧侶對這個男孩說了侮辱性的嘲笑,僧侶們認為他不會懂那是什麼意思,起初三藏也以為是這樣。

但當他看見悟空眼角透露出的一絲慍氣時,他打消了這個念頭。即便他看起來像個孩子,但他的確也不是個孩子了。

 

房間裡只剩沉默。三藏搜了搜他的口袋,點燃了一支煙。他吐出一口煙氣,“說出來,你這個蠢猴子,或者你可以選擇離開這裡。”

 

悟空垂下目光試圖忽視三藏兇冷的眼神。三藏的房間總是冷酷而孤獨。他閉上眼睛停止感受這些,說出他的疑問:

我知道你知道我聽到什麼,我理解那些話的意思。但有件事我不懂,他們說我睡在你床上是什麼意思?我有自己的房間。

 

聽見三藏不自然的咳了一聲,他跳了起來,一臉擔心的看著他的太陽,這讓三藏眼裡透出更多緊張的光芒。他後退一步,怕自己又被打。

 

三藏揉了揉鼻樑,試圖停止頭疼,拿了一根煙,把目光從悟空身上移開。他看向窗外,記得當他師父還活著的時候,也曾有過類似的謠言。

聽到腳步聲接近自己,發現這只猴子正面對著他,三藏毫無訝異的轉過頭來。那雙眼睛表現出需要答案的樣子。他嘆了口氣。

“他們的意思是你會跟我睡。”

 

“我沒有跟你一起睡覺。”悟空說,顯得很困惑。

“該死的你當然沒有。三藏嘀咕。悟空拉著他的襯衫,懇求他回答。也許他應該讓八戒來教這個猴子。他轉過頭,目光回到那個男孩身上,說道:

“在我離開的時候,我會讓八戒向你解釋一切。

 

“我喜歡八戒和他教我的一切,但我更想你教我而不是他。”悟空發出嘆息。他想讓三藏教他這一切,這是他的唯一方法,內心某處告訴他這是更好更安全的。

 

“你不知道你剛剛講了些什麼。”三藏哼了一聲,覺得這很有趣。的確,這很奇怪,他從來沒有覺得什麼事情有趣。但他就是覺得這種情況好像在更久以前也發生過,可是他想不出來是發生在何處或何時。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他第一次見到悟空時,就是在他救他出來的時候。

 

悟空吼道:如果你會好好跟我解釋,我就會知道那些白癡僧侶是什麼意思!!

他討厭當個傻瓜。但在他說出另外一句話並懇求他的太陽之前,一個乾燥的嘴唇碰觸了他的。

 

他睜大了眼睛,覺得整個身體裡都有火焰。他不明白,他所能做的只是站在那裡凍結在他所站的位置上。當三藏撤回時,他所能做的只是盯著他的太陽。

 

“你還想向我學習嗎?”三藏問道。他的大腦在對自己咆嘯,但從眼前的發展看來,這個吻似乎是對的。他試圖將一些念頭從他腦中推開,但他做不到。

 

他真的不是故意吻這隻笨猴子的,這樣做只是為了讓他閉嘴,但現在卻在自己的肌膚上燃起了一些火焰。

悟空繼續看著他,他差點以為這個男孩站著昏倒了,但是當淺棕色的手指碰到那些玫瑰色的嘴唇時,那個念頭就消失了。

 

他已準備好收回他的話,但是男孩的嘴唇貼回到他的唇上,這是悟空回過神來的第一個反應。三藏托住悟空的長髮,把他拉回到自己的節奏上,悟空呻吟著。那些聲音使他興奮起來。他再次無法阻止自己的慾望傳遞向他。

 

“你還想向我學習嗎?”他給了悟空又一次機會。

 

悟空又呻吟了一下。他想再次品嚐三藏,這令人陶醉。聽到這個問題再次出現,他的整個身體感覺像火燒一樣,太熱了。他喘息道:“只想向你……

 

他被推倒在床上,無法阻止嗚咽再次逃離他的嘴唇。他看著三藏朝自己走來,那雙眼睛就像在黑暗的房間裡閃爍的火焰。這是他目前唯一想看到的東西,他發誓他之前曾經從那雙眼睛裡看過這些,但總在他能捉住之前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當三藏靠在他身上時,他咬了咬嘴唇。他嚇了一跳,有些事情不對勁。

他低聲說,“嗯我有點不對勁。”

他有些嚇到了。

 

三藏挑起眉等待悟空接下來的話語,但他只能聽見沉默。他看見金色的眼睛往下看著他們的身體,他瞥了一眼,幾乎想笑出聲,這是他幾乎不會做的事。

 

伸出手穿過悟空的四角褲。看著他臀部一陣抬起,一聲響亮的呻吟從那些紅潤的嘴唇裡洩了出來。

他對他說:

“感覺很好,對吧?沒錯,它是你的一部分。需要,渴求,和慾望。

 

他在做什麼?這麼做是對的嗎?當然。他的理智因強烈的慾望而停止。他知道他不應該這樣做,但是為時已晚。

 

他推倒悟空的身體並感覺到顫動。他停頓了一下,低聲問道,“害怕嗎?”

悟空看著他的太陽,那些眼中似乎有什麼不同的東西。他突然想起一個金色長髮的形象,但當他試圖緊抓住這個記憶時,它消失了。

 

他的注意力回到三藏身上。他發不出聲音,但搖頭作回答。他感到安全,沒有恐懼。三藏靠到他脖上,斜著頭,當嘴唇碰到他頸邊的肌膚時,他呻吟著,手指緊扣著男人的上臂,三藏

 

“我今晚要證明那些僧人說對了。今晚你在我的床上,我會讓你尖叫。”三藏在悟空的耳邊低聲說道。他喜歡猴子顫抖的樣子。他舔著耳垂,又聽到了另一聲呻吟逃脫了他的嘴唇,三藏知道他想問什麼,卻不知道怎麼說。

“這是什麼意思悟空用柔和的語氣問道。但如果他能一直感覺這麼好,他並不在乎這些。

三藏靠近他,看著他。失去了那令人愉悅的感覺,他發出細微的呻吟。試圖把那個男人拉下來,但他的手腕被扣壓在床上。他知道他可以掙脫控制,但有個念頭告訴他不要。

 

三藏不得不試圖平息他的欲望一秒鐘。若悟空不懂這意味著什麼意思,他不會對悟空做這個。

他平靜了一秒鐘,在夜色之中開口,“這意味著我會跟你做。”

悟空歪著頭。

三藏覺得以前有過類似的談話。他繼續說道:

“不僅僅只是朋友那樣。而是一種感受到肉體的快樂。你明白嗎?”

悟空想了一會兒,問道:“就像悟淨那樣?”

“對,雖然大多數的人只會和一個人在一起做這種事。”三藏回應。

 

悟空試圖移動他的手腕,但三藏抓得更緊了,身下的軀體扭動著,他把全部的重量放在猴子身上。對他說:

“你必須明白我要我要對你做的事。一開始會有點痛,但之後會變好。”



TBC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