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SK】畫師(H)

“皇上想請大師您來作畫。”
領下口諭後,大野智不發一語,隨太監往後宮入去。
當今皇上是個十足的昏君,沉溺在荒淫酒色之中,不事朝政之外,每日還向民間強要了不少花齡子女入宮為妃。不過,大野智只是個畫師罷了,這些事畢竟煩不上他。
 
一路向深宮走去,爭妍鬥豔的花叢是愈發稀疏。取而代之的是清芳的白百合,嬌而不艷,芳而不媚。
看來,是個性情與世無爭的妃子。
大野智嘆了口氣,若是嫁個普通人家,大概會更加幸福吧。
不,後宮之中,帝王之嫁,是沒有任何一點幸福可言,哪兒來的比較。
 
入到宮殿所在,方才引他入宮的太監站在門外向宮內恭敬的喚了聲,門被打開,大野智隨行進入。
他在簾幕前等候,太見先行去幕後請示主人,室內充滿著淡淡的清香,大野智幫很多位妃子畫過畫像,自然進出過不少不同的宮殿,宮內各式各樣的甜媚香氣,卻無一若此時的香味這般宜人。
 
也是這般的熟悉。
 
“娘娘若是好好賞賜畫師一番,想必大野畫師會將您的美貌完整呈現在皇上面前,娘娘將比其他人,更有獲得寵幸的機會。”
裡頭太監的細語,大野智只是在簾前垂眼聽著。
太監走了出來,向他微頷示意可以入內,便離開了。
 
大野智走入,香氣更濃,眼前的佳人衣著華服,安靜的坐在床上,美麗的臉龐明顯是一位清秀的男子。
皇族之中,素來不乏男寵之風氣,此情此景便也可想而知,無須訝異。
 
那人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寧靜未語。
“敝人大野智來為您作畫。”大野智恭敬的說著。
聞言,眼前人恢復冰冷的表情,輕聲開口:
“那麼,你的畫筆呢。”
 
 
 
=======================
 
 
“和也。”大野智輕聲說著,語氣透著一如往常的無奈以及寵溺。
“你終於肯叫我的名字了,智。”環上大野腰部的雙臂纏得更緊,似乎想永不分離般。
 
方才大野轉身拿取用具的時候,原來在床上的人兒飛快的跳下了床,從身後不發一語的擁住自己,大野智回想起他年幼時總是喜歡纏著自己的那個孩子。
一樣的身影,卻已是不同的兩個世界。
 
“帶我離開。”
 
大野智沒有說話,卻轉身吻住了那人的雙唇。
 
 
 

 
兩人纏綿的吻著,一步一步的來到了床邊,大野智傾下身子,二宮和也便安順的被壓倒在床上。
“小聲點,外頭還有人。”大野智低下頭在二宮耳邊低語,身下的人只是紅著耳根,輕咬上了他的耳垂以示默許。
 
大野智撫摸著二宮的臉龐,以前向來頑皮朝氣的他,曾幾何時卻染上的沉穩的憂傷,大野心疼的不願再多想,沿著額頭,鼻梁,一個又一個的落下輕吻,最後毫不猶豫的含上了顫抖的唇瓣,先是輕舔著唇縫,侵入了齒間,二宮配合的張開了嘴,兩人的舌尖開始瘋狂的交纏,如渴望花蜜的蝴蝶般互相吸吮著對方的津液。
大野另一隻手探入了二宮的衣內,一層層的剝開外衣,再來是內襯,掌心感受著二宮向來比別人微低的體溫。
 
“我討厭這些華麗的衣裳。”二宮扯著大野的衣服,他壓低的聲音顯得有些哽咽,像是抱怨,更像是哀求。
“那就不要了。”大野柔聲的安慰他,快速的褪去二宮那秀的華麗精緻的外衣,丟在一旁,二宮也懶得再看它一眼。
 
待兩人的衣服幾乎褪盡,大野智游移著手掌撫摸著人兒身上的每一寸,二宮感受到自己一直以來最喜歡的大掌愛撫著自己,難耐的發出輕吟,大野智並不想堵住這美妙的聲音,於是他改吻上了二宮雪白的頸項,一路啃咬至胸膛,最後舌尖對上了胸前的茱萸,開始舔吮。
 
“啊!”二宮禁不住的發出了甜膩的叫聲,意識到後趕緊用手摀住了嘴,大野智卻撥開他的手,按在床上。
“會被聽到的…”二宮顫抖著聲音。
“和也只要小聲點不就好了?”大野勾起微笑。
談何容易! 二宮瞪了他一眼,但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一瞪不但不兇狠,反而多了許多的媚態。
 
大野智忽然起身離開了床上。
 
“智…?”二宮疑惑的喚著,隨後卻看到大野拿了一枝畫筆回到了床上,二宮百般不解的望著他。
“我差點忘了,我這一趟可是來為你作畫的。”大野微笑著,但二宮卻看穿了他眼裡些微的惡質。
二宮倒也沒戳破。
 
大野智手拿著毛筆,筆尖輕輕掃過二宮胸前的每一寸肌膚,那搔癢卻得不到痛快的觸感,二宮發出不滿的呻吟,卻使不上任何力氣。
“你…別玩…快點…啊啊…”
大野智聽著他最喜歡的顫音,滿意的笑了,卻仍不願停下他手上的惡趣味。
“為什麼要停下呢,和也,我可是一個畫師啊…”
 
“先上點朱砂…和也不是最喜歡這個顏色了嗎?”筆尖停在胸前已挺立的朱紅果實上,仔細的話著圓圈。
“啊啊…”早就敏感不已的身子承受不住這樣的逗弄,二宮彷彿通過電流般,冷不防的彈起身子。
“智…”二宮的聲音帶點哭腔,”求你了…快點…”
“求我什麼,和也清楚的告訴我好不好…”明明是知道的,但又不想乾脆的給他,大野智將筆尖離開胸前的茱萸,沿著皮膚的紋路,緩緩的往下,在肚臍附近打著轉。
 
二宮咬著下嘴唇,要說清楚,這麼羞恥的事他並不想做…然而他已無法忍受這樣的撩撥,還是輸給了慾望…
“下面…摸…求你…”他頂了頂下身,暗示著。
大野智這才揭開剛剛半褪的內裡,看到底下的小東西早已高高聳立,布料也已有些沾濕,空閒的那隻手毫不猶豫的撫上。
“啊啊...”得到犒賞,二宮卻更加貪婪的想要更多,不停扭動著身子,想加快速度。
 
大野智知道他想要什麼,手中的搓弄加強了力道,不意外的聽到更急促的喘息聲,長期握筆帶著粗繭的手指摩娑著頂端,液體不斷的擁出更多。
 
“和也還記得以前我也教過你繪畫吧,還記得拿著筆的第一步要做什麼嗎?”大野智停下手上的動作,稍微施加一點力道握住二宮的陰莖。
 
“嗚…”二宮濕潤的眼眸望著他,他知道要是不回答,大野智是不會進一步動作的。
”沾…沾濕…”
“很好。”大野智用筆橫掃二宮下腹幾下,接著將握住二宮陰莖的手微微抬起,用筆在濕潤的頂端開始來回沾抹。
“哈啊!!...”
柔軟的毛筆尖不比手指的粗繭,但是尖細的筆尖能鑽入龜頭頂部的小孔,更深一層的刺激使得二宮顫抖不已。
液體不斷的從頂端溢出,逐漸把筆毛弄的濕透。
大野拿著毛筆在二宮的柱身塗抹,手指還不斷壓弄著底下的囊袋,一輕一重的挑逗下,二宮快感直逼腦門。
 
“啊…哈啊…要不行了…智…”
聽見二宮的呼喊,大野突然低下頭含住二宮的分身,幾次快速的吞吐,感受到二宮僵直的身軀以及逐漸高亢的呻吟,用力一吸,滾燙而濃稠的液體如期而至。
“智!!啊啊啊!!…”手指揪緊身下床單,大腿不住的抽搐著,二宮就這麼射在大野的嘴裡。
 
“好濃啊…和也…”大野輕輕的把嘴裡的液體吐到手掌心,”看來,和也都還沒有被任何人碰過,嗯?”
“我才不要…給智以外的人…碰…嗯…”經歷高潮後有些疲憊的軟著身子,二宮垂著眼喘息著。
 
大野聞言,一往平淡的臉上出現幾分笑意,低著頭捧上二宮沾著香汗的臉龐。
“和也,我愛你…”說完,吻上。
兩人的舌尖持續交纏,交合的身軀不斷升溫,大野有意的輕晃著胯下,二宮再次被帶入情潮的漩渦。
 
“和也…”大野智放開交纏的唇舌,”該繼續作畫了哪…可我這兒目前只有白色的顏料哪…”指尖沾沾方才吐在掌心的白色濁液,故意舉到二宮眼前沾弄著還牽著絲線的濃液,二宮難為情的別過頭。
大野智被戀人可愛的反應弄的心癢,他將毛筆沾有白濁的體液,並把剛才也沾有精液的手指摸向後庭,一口氣探了進去。
 
“啊嗯!!”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小穴不斷收縮,好段時間未經情事的身子被突然的開發,難免疼痛,即便如此,二宮還是大口的呼吸著,盡可能的放鬆。
他想念大野,他想要他心愛的智佔有他!
 
大野明白戀人的心思,雖跟二宮有同樣的想法卻也心疼著他的忍耐,他輕輕擱下畫筆,重新撫上二宮有些疲軟的玉莖,後穴中的手指只在淺淺的地方搓揉進出,二宮感受著前面的快感漸漸蓋過後穴的疼痛。
“啊…嗯啊…”仔細聽著二宮逐漸變調甜膩的呻吟,大野才開始加深後穴的開拓。
 
二宮感受纖長的手指在後穴抽插,自己素來是最喜歡智的手指了…跟自己的不同,以前總喜歡趴在智的肩上看他作畫,每當智握著畫筆,力道猷勁,可在床笫之間時,那雙手又是如此的溫柔。
 
“嗯啊…”緊緻的後穴不停的將大野的手指絞緊,更加往裡面吸附,大野智再加一根手指,往更深處蠕動,下意識的一勾,身下人就傳出甜膩的嘆息。
“哈啊…”
大野智憑著以前的記憶,搜索二宮體內的敏感點,手指輾轉之間,一個戳弄,耳邊便迎來二宮拔高的驚叫。
“啊嗯!!”
大野智知道他找對地方了,指尖開始瘋狂碾壓那一點。
“啊啊啊!!智!...嗯哈…別…哈啊…嗯啊!...”
體內不斷的被酥麻電流侵襲,二宮止不住的扭動著身軀,下腹愈來愈集中的燥熱得不到紓解,二宮伸手下探挺立的炙熱,一碰上就被大野捉住,扣押在床上。
 
“和也還不行喔…我都還沒釋放過呢…你不能又自己先偷跑。”
“那你倒是快點進來啊…”二宮不甘心的嬌嗔。
“遵命。”大野也不再忍耐,握住自己早已挺立的火熱撸動幾下,對準了二宮的後穴進入他體內。
 
“哈啊…”被填滿的感覺令二宮舒服到紅了眼睛,不是不疼,只是心靈上的滿足遠遠超過身體的快感……原以為此生不再能擁有……一想到這,二宮的雙眸又不禁盈滿淚水。
“哈嗯…怎、怎麼了?和也?...很痛嗎?”大野智以為是自己的魯莽傷到身下人了,緊緊的抱著他,不再敢大動作。
二宮搖搖頭,雙臂交纏上大野的結實的背,緊緊與他相擁。
“是太舒服了…動吧…智…”他低聲的在大野耳邊細語。
 
得到允許,大野開始在那火熱的小穴緩緩抽插,幾次規律的深入淺出,直到二宮緊鎖的眉頭伸展,呻吟也開始變了味,大野才開始大力的,忽快忽慢的進出。
 
“哈啊…智啊…嗯啊…智…”二宮被滔滔不絕的情潮淹的意識飄忽,明知外頭還有人,卻忍不住在大野每次的震動發出細小的呻吟,無法言喻的快感只能化作相思之人的名字脫口而出。
“和也…啊…和也…”伏在那思念不已的身軀上震動著,大野智低聲的喘息著朝思暮想的人兒如今就在懷中,想到這大野不禁加大力道,更加激烈的在二宮體內抽插。
 
頂到某一點,身下人發出尖細的呻吟,大野知道是對的那點,開始更用力、更快速的朝目標點頂去。
“啊啊啊!!智…啊嗯…慢、慢點…哈啊!...那裡太…哈啊…”二宮想阻止自己那太過放肆的聲音,無奈快感和呻吟如脫韁的野馬般不可控制,二宮的身體也不住隨之擺盪。
 
“和…嗯哈…和也…你好棒…”大野智啃咬上二宮的胸膛,極盡所能的要他,他想要把自己心中的這份激情全部傳達給二宮知道。
“嗚啊…嗯哈…嗚嗚…”太過激烈的情事讓二宮眼眶中積聚甚多的淚水流了下來,布滿他紅透了的臉蛋,後穴不斷抽搐著,他覺得自己快到達頂峰了。
感受到包覆著自己火熱的小穴不斷抽動,大野明白二宮要到了,愈發賣力的抽送,他把自己的分身幾乎退出小穴,再用力的撞擊進入最深。
“啊…智…快要…”
 
聽見二宮短促的喘息聲,大野忽然一個翻身躺在床上,二宮保持分身還在體內的姿勢就這麼被翻轉了一圈,跨坐在大野身上,大野雙手扶著二宮的腰用力一壓,下身用力一挺,熱液全數射進二宮體內。
 
“啊啊啊智!!...”同時間二宮也尖叫著洩了出來。
 
 
 
二宮累趴在大野身上感受著未退的餘韻,大野如擁著寶物般,手掌摩娑著胸前那顆溫熱的腦袋,輕吻著二宮浸濕了的髮絲,下身有一下沒一下的頂著。
 
“和也你看…”大野智用高潮過後暗啞的聲音說道,”我沒用顏料就把和也的身體染成紅色了…”
“貧嘴…”二宮紅著臉嘟噥著,輕輕的捶了下大野的胸膛。
“和也…”大野智握著二宮略小的手掌心,攤在自己眼前,拿起擱在一旁的畫筆,隨意沾了沾已分不清是誰的濁液,輕柔的在那肉呼呼的掌心畫下一朵百合。
 
“髒死了…”嘴裡雖這麼說,二宮卻笑著留下了眼淚。
大野握住那隻小自己一點點的手,舉到唇邊輕吻。
 
 
“我愛你,和也。” 

=====================
 
“有多久我們沒有這個樣子了…”二宮躺在大野懷中嘆息。
“不願去數了…那時你突然消失了,我幾乎痛的快要死去。”
“對不起…可我不能,讓我所愛的任何人遭受危險。”
 
“我痛的是我那時沒能保護得了你…”大野智摟緊懷中的人兒,”沒能帶你離開…才害你被關在這個地方…”
“我那時告訴自己,要盡全力找到你,而找到之後我也是個有能力帶你走的我。”
“不能再讓你離開了,和也,跟我走吧。”
 
“好…”二宮埋進那溫暖的體溫。
“我曾以為這只會是個夢…帶我離開…”
 
 
 
月圓之夜,誰與誰家的心上人再度團圓。
 
 
 
 
多年以後,民間流傳著一個傳說,曾有一個畫師,從宮裡帶走了他的心上人,即便皇帝震怒,下令要把二人抓回來處死,然而兩人卻如一縷被風吹散的輕煙般,再也無人見過。
 
 
 
山間某個小村落,裡頭一戶二位青年的人家,在聽過外地客人說的這個故事後,露出冬陽般的笑靨。
 
 
 
END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