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當太陽再次升起(最遊記三空)-3

 

──那是……

 

像是做了一場噩夢般。

 

──這裡是哪……

 

甦醒的意識,模糊的記憶,疼痛的身體,還有欲言又止的八戒和悟淨兩個人

 

──感覺很奇怪。

 

三藏呢

 

沒有應答的兩人。

 

三藏……他怎麼了?……吶,三藏他怎麼了啊!!

 

 

───不要

 

 

三藏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了?!!

誰知道啊!!他什麼都沒有做!!

“……欸?

他什麼都沒有做……那個臭和尚...在你生命垂危的時候,居然離開了現場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不要不見

 

 

悟淨!!

 

───三藏……不要不見

 

 

 

不然還要我怎麼說啊!!悟空他───就在他面前快要死掉了啊!!

 

 

對了…………

 

平時總擺出一副了不起了樣子,結果視而不見的還不是他嗎!!

 

在三藏面前───

 

是我…”

悟空

 

別意氣用事了!!!求你們了啊!!!!

 

我────

 

對不起...是我的錯……”

因為我被打傷了…”

因為我很弱……!!

 

 

所以,三藏他才會

 

 

不要我了嗎───?

 

 

“……悟空。

咦?

到底是誰的錯,這種事情我從來沒去想過。

不是討論過了嗎這種事情。

對我們來說,只有去『理解』了,不是嗎?

 

 

────只要變得更強。

 

對喔。很久以前,八戒就這麼對我說過了不是嗎?

 

我也可以,照顧別人。

我也可以,堅持住。

 

只要變得更加堅強的話……

 

 

───三藏,就會回來了。

 

 

 

總有一天,聲音會再次傳達到,

想傳達的那個人的腦海中。

 

 

/

 

 

『假設你是月亮,而我是黑夜的話』

『被吞噬的是哪一方呢?』

 

『要不要賭一把呢,烏哭。』

 

『好啊,賭什麼。』

 

 

那個男人,宛如要吞沒所有光明般的笑容。

 

他終究是被黑暗給吞噬了。

我把他,變得晚如闇夜之鬼般。

純粹而無限的,如虛無,如黑暗的

 

 

殺意啊───。

 

 

 

吶,光明。

這場賭局,看來是我要贏了。

 

 

 

 

那個男人,宛如黑夜。

 

那個男人,宛如烏鴉一般。

 

繼承著無天經文,唯一頭上沒有「印記」的三藏法師,

總是漫不經心的,露出令人討厭的笑容的那個男人。

 

 

像是在對我挑釁一樣,在我面前掠奪

 

 

烏哭三藏。

 

黑色的羽毛散落在面前。

 

───終於呼喚出我的名字了。

 

三藏舉起槍。

 

 

 

好久不見啊,小玄奘。宛如烏鴉般,輕躍而起,無聲息的落在他面前。

你的表情好恐怖啊怎麼了?

那把銀色的手槍,抵在胸口。

是因為,孫悟空他,流了很多血嗎

 

像是在對我挑釁一般。

 

一聲槍響,眼前的人卻憑空消失。

啊啊真危險啊。

出現在身後的「闇」漫不經心的說著。

明明以前就像女生一樣可愛呢,小玄奘。

 

三藏向他發動魔戒天淨,然輕而易舉的被化為烏有。下一秒,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很狠甩飛出去。

 

 

那不是戰鬥。

 

遊戲般的,嘲弄般的,玩耍般的

無恥的玩弄著掌心裡的獵物般的

 

那是───

一切存在的,否定

 

 

烏哭眼神閃爍著黑暗。

要被黑暗吞噬了吧,小江流。

不過……

 

為什麼,要再站起來呢?

這麼拼命啊,有這麼丟臉嗎。燃起一只菸,烏哭帶著笑意看著被打趴在地上的三藏。

 

……丟臉到不行…….”

費盡全力支撐起筋骨盡斷的身體。

丟臉到不配稱為『三藏一行』───。

再度爬起,眼裡的堅毅絲毫不退縮的看著眼前的「闇」。

 

而「闇」,也凝視著他。

失去原來的笑意。

 

啊啊,原來如此。

那雙眼睛……

 

沒殺死孫悟空是我的失算。

那雙眼睛───至今依然

 

在追逐光明嗎?

 

 

哼。烏哭再度勾起淺笑。

也罷。

 

身上的經文倏然捲起。

要不要去瞧瞧……”

 

 

────就讓我奪走你眼底最後的光明如何?

 

 

真正的黑暗…..

 

 

 

/

 

 

『要不要去瞧瞧?』

『真正的黑暗。』

 

 

無天經文,是將萬物化歸於無的力量。

攻擊化為烏有。

空間化為烏有。

到最後……

 

 

連自己本身存在的事實都化為烏有────。

 

 

那麼好了。

要從什麼開始消失呢?

眼前的「闇」對我如此說。

 

消失的不是他們,是你。玄奘三藏。

真正的無,和死亡與壞滅是不同的。

能說出『抬頭挺胸的面對死亡』這種話,只不過是因為,自己腦中『曾經活過』的那個記憶,

所產生的錯覺而已。

 

「闇」逐漸消失在我眼前,但他虛無般的聲音依然迴響。

一點一滴的蠶食掉,

記憶、

人群、

戰鬥、

敵人、

 

玄奘三藏,並不存在。

一切,都只是錯覺。

 

同伴、

還有…….

 

見佛殺佛,見祖殺祖。

如果那是,真正的『無一物』

至今仍深信著這個教誨的你───

 

真的能夠捨棄掉一切嗎?

 

 

眼前,最不想失去的……那個臉

逐漸也───

 

 

───那是,恐懼。

 

 

……”

逐漸崩壞的記憶,逐漸消失的相遇的場景

逐漸消失的,幾乎要觸及到的那隻手。

 

無法阻止,這一切。

 

住手啊啊啊!!!

 

 

 

 

啪!───

 

真真切切被抓住的手,不是虛無的。

世界再度天旋地轉,然而同時也甩開了黑暗。

 

 

碰!

 

喂喂、有人叫你用扔的嗎?

是八戒說要用力拉的嘛!

話雖如此但你這樣扔要是把頸椎弄斷怎麼辦啊?會死人的耶。

對不起嘛!可是我扔你不會接啊、悟淨!

幹嘛說的我好像守門員一樣啊?!

 

吵死了……

一直都、吵死了。

 

哈哈他們完全把你當成物品在處理了啊,三藏。

喔以、三藏,是這隻笨猴子扔你的!不是我啊!

不對不對!是這隻臭河童沒接好啊!三藏!

 

你們兩個……”

給我閉嘴吵死了啊!!!

啊啊別激動,你現在全身骨頭只剩下頸骨沒有斷啊,三藏。

 

 

烏哭看著眼前的四人。

真是遺憾呢,小玄奘。這麼見不得人的模樣不想被人看見吧?

 

那種模樣被看見沒什麼大不了的。

悟空抬起頭,直視著「闇」。

我見不得人的模樣大家見不得人的模樣都見多了。但是,那是理所當然的啊。

因為我們是一起旅行的夥伴啊。

 

 

烏哭直視著眼前的少年。

 

『要不要賭一把呢,烏哭。』

『好啊,賭什麼。』

 

『賭太陽,接著會升起。』

 

 

哈哈哈是這樣啊光明。

讓月光在他面前殞落的你。

即使知道會他經歷無盡的黑暗。

 

就是為了,賭太陽會再度升起────

 

真是狡猾哪……光明。

 

不過,賭局可還沒有結束。

 

 

月光沉落於江流之中。

失去月亮的闇夜也將不會,

把太陽返還於江流之上───。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