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公司政策(最遊記三空 自漢化 H有)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80842

/

三藏知道,今天是新員工應要特殊打扮的日子。每位在公司工作的人都必須經歷它。原首席執行長說,在經歷這些之後,所有的員工將會學習到謙遜及幽默。最後她說,他們都會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更能彼此尊重。當然,這一切是挺有趣。但三藏看不出這麼愚蠢的一件事能教給他什麼。

他拒絕穿任何有辱他人格的東西,他穿上了他從服裝店租來的警察制服,準備上班。當他抵達公司,看到很多cosplay的人。當他在休息室停下來喝杯咖啡時,八戒和悟淨向他打招呼。他們分別穿著成豬和人魚。

 

你覺得悟空會穿成什麼樣子?紅髮人毫不客氣地問道,咬了一口貝果。

 

一隻猴子。三藏在喝了一口咖啡之前低聲說道。

 

他離開了房間,留下了大笑的悟淨和微笑的八戒,然後前往他與悟空共享的辦公室。他打開筆電,懶洋洋地看著他對面的桌子。報告紙張遍布各處,一個角落處還出現了咖啡漬。開始工作之前他厭惡地哼了一聲。

 

正式上班的三十分鐘後,悟空終於進入了辦公室。

對不起我遲到了。棕髮少年在他進來的那一刻說道。“下雨了,火車裡又擠滿了人。”

三藏哼了一聲,沒從他的筆電和文件中抬起頭看他。

 

他聽到悟空在辦公室一面牆壁旁的小壁櫥裡掛上他的大衣,然後坐在辦公桌前。在他們工作的時,紙張的刷刷聲傳到了他的耳裡,以及他們之間舒適的寧靜。當金髮男人正在審閱他們部門處理的採礦項目的收據時,他注意到這不是最新版本。

喂,悟空,你有採礦收據的影本嗎?他問,刪除了不正確的文件。

 

有,我稍早的時候印出來了,哇!!

 

三藏抬起頭時,正好看到悟空的後腳跟不穩的晃動。棕髮少年手中的一些文件在他設法恢復平衡之前四處飛散。發出咒罵聲之後,悟空轉過身來,開始撿起它們,毫無意識到自己正給他辦公室的同事免費表演

 

悟空穿著女學生制服:白色襯衫配上深紅色外套、黑色和紅色交錯的格子裙、白色襪子以及兩英寸鞋跟的學生皮鞋。一條比他外套稍微明亮一點的紅色絲帶,與他穿著的領帶相配。他身上的裙子太短,以至於當彎腰撿起地板上的文件時,三藏可以看到他的內褲。

 

悟空穿著內褲。蕾絲邊的白色內褲。

 

三藏雙手緊握,弄皺了他的布料。他倒抽一口氣,無法從白色棉褲下結實的小屁股上移開目光,直到悟空終於起身面向他,他不曉得他該感到鬆一口氣還是殘念。

 

他媽的為什麼悟空穿的是女學生制服?更重要的是,他媽的為什麼他穿了一件白色內褲?他從哪裡得到這些東西?

 

這是影本。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用email傳電子檔給你。

 

那就這麼做。三藏恍神了一下後,伸出手,接下棕髮少年交給他的一堆文件。當悟空回到自己的辦公桌時,三藏無法從短裙所露出的古銅色裸腿移開視線。他想悟空可能是剃了腿。

 

三藏?

 

三藏打住他剛才的思考,什麼?

 

金色的眼睛充滿憂慮。你還好嗎?你分心了。

 

我沒事。三藏馬上回答,看著他手中的收據。他翻閱各頁,尋找他所需要的信息,同時試圖不去想他對桌的棕髮同事。三藏捏了捏鼻子,試圖著眼於處理他手上的資料。他盯著資料大約五分鐘,然後終於放棄並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一陣沮喪的嘆息從他嘴裡洩漏出。

 

三藏起身離開辦公室,走向洗手間。他走出走廊,從一些資深僱員那裡收來了幾個調笑的目光。如果他們知道他大腿上的槍套裡放的是一把真槍時,他們就笑不出來了。都他媽放尊重點吧,三藏在推開洗手間的門時如此想道。

 

他走到一個洗手台旁,把冷水潑到臉上。他站在那裡一會兒,抓住了他手下的瓷器水槽邊緣,試圖去想悟空的制服以外的其他東西。但就像人力資源部門那些惱人的混蛋一直在煩他一樣。或者是他那煩人的阿姨(也順便說就是讓他扮成警察裝的始作俑者首席執行長),不斷經過他的辦公室,檢視她心愛的侄子。又或者是他對面辦公室裡臭名昭彰的混蛋(),他一直想和悟空交朋友,很明顯的因為他想上那傢伙。

 

三藏呻吟著,因為這最後一個聯想導致他又回到了他試圖分散注意力的起點──悟空的制服。他認真考慮過要把頭撞向水槽,直到他昏倒,但決定否決這個念頭。經過一些更認真的思考後,他直起身,離開浴室,決定忽視他同事的服裝,專心工作。他的新行動計劃非常簡單,每當他分心時,就想像悟淨在同一套服裝中。

 

想到這裡,三藏走進他們的辦公室。在他在筆電上工作時,紫色的眼睛再也沒有停下來注視悟空來回晃動的腿部。當他需要經過悟空的辦公桌時,他把手插進口袋裡,抵制了伸手去確認他是否真的剃了腿的衝動。

 

三藏這個計劃挺管用的,並延續到下午的工作時間。即使他可能會被一個女學生制服中的悟淨的想像形象留下永久的精神創傷。但直到悟空要向他展示一些圖表。

 

三藏,你要不要看一下這個?

 

在三藏做出反應之前,棕髮少年把各種文件和筆電移到他的桌子上,自己並也坐在上面,秀出他印出的圖表。這裡有一些差距......你看......”

 

三藏的思緒逐漸游離悟空對他所說的話。在棕髮少年坐著的高度,如果三藏的頭剛好向右移動一點,然後越過向著他的那張紙,悟空的大腿將完美的呈現在他眼前。當悟空的裙子在三藏的辦公桌上翻動時,已經一點一滴的向上捲起,當棕髮少年切換到一個更舒適的位置時,它上升更多了一些。

 

悟空好像還說了些什麼,然後便從桌子上一躍而下,他的短裙飛了起來,足以讓三藏瞥見白棉內褲下的古銅色肌膚。

 

他的理智線立刻斷裂。

 

在悟空走遠之前,三藏將胳膊伸了出去,他抓住棕髮少年的袖子,從較矮的男孩背後將他拉過來。悟空失去了平衡,跌落在三藏的膝蓋上。金髮男人用一隻胳膊摟著他的腰,而另一隻手卻伸出握住悟空的襯衫的布料。金髮男人將臉埋在悟空脖子的一側。

 

三藏?悟空的聲音在男人的懷抱中輕微顫抖。他並沒有打算掙脫這個懷抱,因此三藏將這視為默許,讓他繼續呼吸悟空的氣味。

該死的,他自己是在做什麼?

正當三藏準備拾回他的理智,並告訴悟空離開他時,棕色頭髮突然拉開了一點距離,扭過脖子將他的嘴唇撞上三藏的。在三藏反應過之前,他的大腦一瞬空白。他將纖細的身體緊緊擁住,即使隔著三層衣物,仍能感覺胸前悟空背部的熱度。

 

環著少年腰部的手臂向下移動,手伸向紅黑色短裙的下方,佔有性的覆住悟空逐漸甦醒的昂揚。當金髮男人侵入他的嘴時,他與三藏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悟空從喉嚨深處發出細小的聲音。三藏隔著悟空的襯衫摩擦他的乳頭。

 

三藏突然站了起來,用手臂將他桌上的文件掃到地板上,然後推過悟空,讓棕髮少年彎腰趴在他的辦公桌上,雙手放在拋光的木質表面上取得平衡。他撩起悟空的裙子,只是看著,看著整個下午一直在思緒中飄蕩的內褲。它們是乖女孩的內褲,純白色的棉花,有一些褶邊,沒有什麼花俏的,不應該讓他這麼激動。

 

三藏?悟空又問道,聲音比之前稍微嘶啞。

 

閉嘴。他回答說,伸出手掌,沿著深色屁股的曲線。他感覺到這傢伙在他的觸摸下發抖。三藏快速的俯下身,張開嘴向前按在悟空的皮膚上親吻。當他的舌尖滑過悟空臀部大腿和內褲之間的縫隙時,棕髮少年的呼吸就停住了。三藏托起他的臀部,舔舐,戲弄,品嘗肌膚。一隻手移向內褲前方,緩慢的撫摸布料的突起。

 

迷樣的聲音從悟空嘴裡洩出,穿插著呻吟和大聲的吶喊。三藏向門口瞥了一眼,停了下來。如果有人走了進來,他們的工作會立刻告吹。金髮站起身走向門口,忽略悟空的抗議聲,並鎖上了門。他走回趴躺在他辦公桌上的棕髮少年,解開領帶並脫下外衣。

 

三藏站在悟空身後,傾身把悟空的手腕綁在一起。悟空深深拱起背部,用臀部蹭著男人褲前的突起,令他抽了一口氣。不要這樣做。三藏嘶聲道。

 

悟空笑了起來。“看起來不像你不喜歡這樣。

 

不知如何回應,三藏反而解開了悟空的髮帶。矮個子的男人眨了眨眼,盯著他的肩膀。搞什麼!

 

我不是告訴你閉嘴嗎?三藏低聲罵道,將髮帶的兩端繞過悟空嘴部並綁在一起。他把手放在悟空的臀部上,身體向前靠,把他的勃起壓在悟空身後而悟空的勃起壓在桌沿上。

現在別動,否則我會停下來。他其實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停下來,但悟空顯然不知道這一點。棕髮少年立刻停止在他的髮帶周圍發出惱人的低沉噪音。

 

三藏舔舐著悟空耳朵的曲線,他的手撫摸著較矮的男人的大腿,在他想了一整天的皮膚上游移著。悟空似乎已經為了今天的裝扮剃了腿。金髮男人一隻手撩起悟空前面的裙子,另一隻手則穿過悟空的棉質內褲,一邊用手指壓住了他在那裡感覺到的越來越大的隆起。

 

悟空從他堵住的嘴發出低沉的聲音,他的雙手緊握著三藏桌子的邊緣。這個金髮男人把他整個耳垂都塞進他的嘴裡,甚至在將悟空的內褲拉到膝蓋時也吸了上來。三藏持續在嘴裡折磨著他的耳垂,用一隻手包裹著矮個子的勃起,並用拇指蹭著縫隙。

 

悟空呻吟著並在三藏的手中抽動,他被限制住的雙手試圖抓些什麼,但抓不到任何東西。他嘟噥著一些聽起來像是三藏的字句,在那個聲音中,金髮男人放棄折磨悟空的耳朵,轉移到他的脖子上。悟空把頭往後仰,讓更高的男人更容易侵入,男人在他的皮膚上啃咬吸吮著,使他的肌膚浮現暗紅色的痕跡,悟空在髮帶上呻吟著。

 

三藏感覺到悟空越來越不耐煩,棕髮少年搖動他的臀部,試圖蹭撞三藏的下身。當悟空的難受的呻吟聲從被堵住的嘴裡洩出時,三藏停下了對他的戲弄。呻吟聲似乎傳達到他的昂揚上,三藏迅速的拉下他長褲的拉鍊。他取下槍和放槍的皮套,並小心翼翼的將它們放在安全的辦公桌抽屜裡。最後,他鬆了一口氣,在臀部周圍拉下短褲。

直到這時候三藏才意識到他們沒有潤滑油。

 

くそー他低聲咒罵了一聲。

 

悟空看著他的肩膀,金黃色的眼睛裡充滿了慾望,三藏不得不抵抗他想直接進入的衝動。雖然在悟空的眼中,答案是肯定的。三藏馬上說:沒有潤滑油。

棕髮少年的眼睛眨了眨,然後他勾起一抹笑容。他朝他們辦公室的衣櫥方向用力的晃了晃頭,並說了一些聽起來像是口袋的字眼。

三藏快速的走向櫥櫃,打開櫃子在悟空的大衣口袋裡搜索。他從一個隱藏的內袋抽出一管未開封的潤滑油,看起來是全新的。一瞬間,這整件事情可能都是悟空的計謀的念頭進入他的想法,然他須先把它推到一邊,因為現在有更緊急的事情需要處理,例如在他辦公桌上的那傢伙。

 

很快的,三藏回到悟空的背後,轉開管子的瓶蓋,將潤滑油圖抹在手指上,用另一隻手撩起悟空的裙子。棕髮少年盡可能的打開雙腿,拱起背部,當三藏的手指在他的穴口摩擦時,他嗚咽了起來。悟空拱起身子,前額碰在木質桌面上。

 

當三藏將手指推入悟空體內時,他俯身攻擊了悟空的脖子,用舌尖舔舐與吸吮交替著。矮個子的男人從他的喉嚨裡發出了小小的鼓勵聲,當三藏伸手再次握住他的勃起時大聲呻吟。三藏在悟空的脖子上稍為使勁的咬了一下,此時,他不小心碰到了少年的前列腺。即使被堵住了嘴,仍無法完全消除從悟空口中爆發的尖叫。

 

三藏用兩根手指粗略的進行擴張。當悟空開始抽動含著手指的臀部時,男人認為這是他準備好了的信號。三藏再次拾起潤滑油,倒了更多在他的手中,並於他的勃起上塗了一層,他咬了咬牙,盡量不讓自己在那裡失去理智。

 

他開始推入悟空體內,雙手緊握著棕髮少年的腰部,力量足以留下瘀傷。少年從被堵住的嘴裡喊叫出聲,三藏呻吟著,低下頭,將額頭靠在悟空的頸部上。他們都停了一會,呼吸沉重,直到悟空開始嗚咽並來回推動緊貼著金髮男人的臀部。

 

三藏認為這是他可以移動的一個信號,他再次動作,咬住悟空的脖子,從後穴抽出,然後再次插入。悟空呻吟著並隨著他的抽插擺動,發出渴求的聲音。

 

即使堵住了嘴,你還是很吵。金髮男人說道,聲音沒有像平時的清晰。他開始認真的動作,胸口緊貼著悟空的背部,雙手緊握著他的臀部。棕髮少年的外套逐漸被扯下,露出他被汗水浸濕的襯衫。

 

儘管空調狂吹,但三藏的皮膚上仍覆蓋了一層薄汗,他的汗珠滴落在趴著的悟空身上,悟空的嘴裡不斷傳出呻吟。三藏低聲呻吟著,動作更快,閉上雙眼感受從他身體傳來的快感。

 

他放開一隻抓在臀部的手,並用手摀住悟空的勃起。他開始抽動他的手,與他在身下纖細的身軀裡抽插的頻率相同。房間裡充斥著他們的喘息聲及軀體的碰撞聲。

 

悟空摒住了呼吸,三藏緊緊抓住他即將爆發的堅硬,給了他兩次更強硬的撞擊。然後,少年射了出來,被堵住的嘴傳來一聲被悶住的哭嚎,後穴緊緊絞住金髮男人的分身。三藏低吼一聲,將臉貼靠在悟空的脖子上,高潮席捲而來。

 

他們倒在三藏凌亂的辦公桌面。傳真機突然響起,將三藏從高潮後的暈眩中拉回現實。他從悟空體內抽離,伸手解開棕髮少年的手腕。悟空離開時,他沒有任何東西需要清理。反觀金髮男人低頭看了看凌亂的衣服,咒罵一聲。

 

喂,看這。

 

三藏抬起頭,接住悟空拋過來的濕紙巾。那傢伙站在他自己的辦公桌後,一個抽屜打開著,裡面露出濕紙巾及手帕。

 

再一次,悟空計畫了這整件事情的念頭浮現在三藏腦海裡。這一次,他沒有把它推到一邊。棕髮少年大方的對他露出微笑,使他的懷疑得到了證實。

 

偷偷摸摸的蠢猴子。

 

也許他之後會用尺打悟空的屁股給他一些教訓。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