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菸草的味道(最遊記三空)

菸草,不是全部,但幾乎可以是三藏的代名詞。對悟空來說。

整個寺院之中,只有在屬於自己與三藏的房間裡才會有這樣令人熟悉的菸草味。

只要有這個味道,悟空就可以確信三藏就在離自己並不遠的地方。也是這個味道,不論是這廣大寺院的哪個角落,悟空都可以立刻找到三藏的去處。

 

他一度認為,自己是不是也跟三藏一樣喜歡上的菸草的味道了呢?

 

 

/

 

吶、三藏。香菸,很好吃嗎?

啊?你到底在說什麼啊。辦公椅上的三藏從一堆文件中抬起頭來,看著這個突然不知所云的少年。

 

只是想說,三藏那麼喜歡的話,應該是很好吃的東西吧?

 

好吃是不至於,但你到底想說些什麼?

 

只是想說……我也可以吃吃看嗎?香菸。

 

不行。三藏叼著菸,手上批改的動作也沒有閒下來。

 

為什麼啊!不公平,三藏都自己吃很好吃的東西,我也要吃!

 

男人停下手上的工作,紫色的目光凝視著無理取鬧的自己。悟空停止了吵鬧,然而並不甘示弱,金色的雙瞳毫不客氣的倒映在那對紫色的眼眸中。

 

真的想要吃吃看的話,就過來啊。

三藏手指夾著菸,輕輕的吐出一口氣。

 

終於得到對方妥協的勝利感讓悟空勾著微笑快步跑到三藏身邊。當他正準備接下三藏右手指上的香菸時,後腦傳來一股壓力,他來不及反抗的傾身向前,直到熟悉而苦澀的味道從自己嘴裡、鼻腔裡傳入,他才發現到不知何時自己的雙手已經抓在三藏的衣領上。

 

第一次的接吻,悟空並不知道這是什麼。他感覺到男人嘴裡溫暖而濕潤的東西輕輕滑動在自己的唇間。他僵直了身體,顫抖的膝蓋跪坐在男人的腿間,手上的衣料愈抓愈緊,他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他怕自己做錯事。

 

感受到少年僵硬又輕微發抖的身體,壓在頭上的手向下滑落到他的肩膀,將他往自己懷裡更加擁入。另一隻手早就把菸頭不知道拋向何處,只為了用拇指輕輕按住少年的下頷,示意他將雙唇打開。

悟空乖乖的照做,三藏的舌頭入侵了進來。但他不願太過快而嚇著悟空,只是淺淺的、試探性的在少年的內唇舔舐著。

 

悟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覺,也是第一次品嘗到三藏嘴裡的味道,有菸草的苦味、一點點奇特的香味,還有一些自己不知道是什麼。可是這感覺真的很好,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想這麼說,但他喜歡三藏的舌頭在自己嘴裡探索的酥癢,和不時碰到自己舌頭的奇妙感覺,他幾乎覺得自己會就這樣融化在三藏懷裡。悟空開始有些奇怪的不滿,雖然不知道該怎麼做,但衝動驅使著他,主動伸出舌頭碰觸三藏的。

 

雖然腦袋迷迷糊糊,但他似乎聽見三藏輕輕的哼笑了一聲。突然間嘴上的壓力又更深了,當對方的舌頭毫不掩飾的觸上了自己的,悟空狠狠的抖了一下,毫無經驗的感覺舒服得讓他有點害怕,他閉上了眼睛,只能沉淪在他的絕對信仰的帶領下。

自己的舌尖被吸住,讓他動彈不得,然後又再度抽離,對方的舌頭溫柔而又不容拒絕的掃過自己口中的每個地方。有些難以言喻的快感逐漸從尾椎爬升,他的身體又再度緊張了起來,有什麼熱度好像要逐漸集中,這一切不知名的感覺快樂得讓他慌亂,只能抱住他唯一的浮木,雙臂環住金髮僧侶的頸部,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發出了如啜泣般的呻吟。

 

聽到呻吟聲,三藏止住了動作,他盡力忍住喉嚨深處想發出的嘆息,離開了悟空溫暖的嘴唇,已經被自己折磨得紅腫,上面還透著潮濕的光澤。

悟空紅著臉趴在自己的胸口,因缺氧而喘氣的頻率,琥珀色的眼眸半瞇著,像泡在水中一樣濕潤,好像還沒回過神來。

 

悟空,你還好嗎?

 

被呼喚名字,悟空震了一下。想撐起身體,但體內奇異的感覺似乎還沒有消退,他只能收緊手心,握著三藏胸前的衣料。

 

我不知道三藏,那、那是什麼?

 

“……

其實也不知道如何解釋起。

 

藏?

 

先安靜一點,笨猴子。

 

什麼嘛明明是三藏你先的……還害我變得好奇怪。

悟空不安份的扭動著,只是環在頭上的手臂讓他動彈不得。

 

你這笨蛋、別動。

 

 

不是沒有感受到彼此身上有些過於突兀的熱度。

更不用說,三藏不想仔細多想兩人身體些許細微的變化。

 

 

原本只是一時興起的,看來,似乎做得太過火了。

 

 

三藏

 

把少年更加壓進自己的胸口,將下巴輕輕得靠在他的頭上。

今天,就先這樣。以後再告訴你吧。

 

有些事,現在還不能做的。

 

 

 

 

END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