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Monster(最遊記 三空 三齊H)-1

當走到森林的外圍時,三藏停下了腳步。

血的氣味。三藏微瞇起了眼睛,他敏銳的感知到了,雖然仍沒有看見悟空的身影。

 

作為兩人旅途中歇腳的村落,有些不法之徒為一己之利,趁三藏不備之時用計抓走悟空,為的是那句村裡流傳已久的謠言所帶來的、愚蠢的暴利。

 

「金色的瞳孔是神與魔交織的產物,得到它將擁有非凡的神力與主宰一切的權力。」

 

一句毫無信度的謠言,仍能在這村裡每個人的心底深根,甚至成了貪婪及慾念的養分。一幫愚蠢之徒在捉走悟空的過程中,不慎弄掉了頭上的抑制器,在他們得到無上的貪慾之前,便被覺醒的惡魔毀滅殆盡。

 

村子裡一陣騷亂,當三藏回來時幾乎毀了大半,動搖的大地和懾人的氣息告知三藏魔物覺醒的事實。從四周逃亡的人們慌亂言語中一點一滴的追尋魔物的蹤跡,一路從村庄外圍追尋到這,氣味被薄霧瀰漫的森林稀釋得淡了不少,但……

 

他踏熄了隨手扔下的菸蒂,動身前去。

 

 

/

 

入夜後的森林,除了沉睡的草木與詭譎,只剩霜白的滿月在墨色的枝幹林立之上。這裡沒有方向之分,除了不斷往前走,三藏沒有別的選擇。即便他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在往前走。

 

他想起第一次見到悟空的那天。那天也是跟今天同樣的月色,一個若有四無的呼喚聲不斷引誘他走向森林深處。直到在一座孤獨聳立的岩石上,一隻單薄的身影坐在那裡。那隻生物仰著頭看著銀白的滿月,銀白色的月光灑落在他如瀑布般的長髮,赤裸的肌膚在長髮中若隱若現。眼前的生物,與其說是魔物,更宛如山中的精靈。那隻生物突然回頭,三藏在月光之中才發現他的金色雙瞳。

而那隻魔物,對他天真無邪的笑了。

 

 

 

──悟空。

三藏在心底無聲的呼喚。

 

同樣的月色下,別讓我再找你一次───悟空。

 

 

 

同樣的月色下,呼喚名字的人變了。

 

 

 

/

 

樹林中傳來一陣細微的騷動,三藏彷彿捕捉了什麼一般,突然奔向森林更深處。

他突然停下腳步,像是在等待什麼。

 

樹林深處,出現一個影子。

 

 

果不其然,是他的惡魔,齊天大聖。

悟空暴走後,身上的衣服估計在逃跑與作亂間殘破殆盡,赤裸的上身在腹部處還露出明顯的血紅色妖紋。他的手臂上有清楚的暗紅色血跡,幾乎漫延到指尖。照村落的損傷情形以及森林一路上死傷的生物屍體來看,三藏慶幸至少他可以確認那些大多不是人血。

 

惡魔對他充滿高度警覺的敵意,喉間發出野獸的呼嚕聲,低下重心的身子呈現緊繃的弓曲狀。

三藏也繃緊全身肌肉與他僵持,他謹慎的緩踏出一步,齊天憤怒的大吼一聲,朝他撲去。

 

三藏沒有閃躲,只是定氣凝神的注視惡魔的每一個動作。他在心底快速而鄭重的默念咒語,齊天伸出雙手,狠狠的將他撞倒在離他們身後不遠的一棵樹幹上,三藏忍受背後強大的撞擊,喉間發出一聲悶哼。

惡魔揮動手上的利爪,三藏的黑色緊身衣被撕扯出一條爪痕,深刻的爪痕也帶出血沫。突然,他的身體發出金色的光芒。惡魔咬牙,舉起手臂擋住眼前的光亮,一陣氣流壓制住齊天的動作,長條狀的經文輻射開來,完完全全的將齊天的四肢都給束縛起來。

齊天發出震怒的吼叫聲,繃緊肌肉用力掙扎,然而卻徒勞無功。他的爪子怒張與緊握交錯,經文只是在關節處綑綁得更緊。

 

溫熱的血液自傷痕處流出,三藏卻毫不在意,他的視線沒有離開惡魔一瞬,毫無畏懼的眼神直映在金色的雙瞳上。那雙熟悉的金色,透露著少見的殺氣,然而。

 

三藏輕輕的哼笑了一聲。

說到底,那骨子裡還是自己熟悉的人。即便現在失去了所有理智,即便那非比尋常的殺氣及瘋狂,但對三藏而言,這個身體的每個反應,仍舊是自己所熟知的。

 

你餓了?他的聲音冷靜而低沉。

 

失去一切理智的野獸,所留下的只有最原始的慾望。

 

隨手撿起從這棵樹上被剛剛他們倆的撞擊給震得掉落的果子,他不動聲色的舉在惡魔面前,惡魔充滿警覺性的盯著他,目光輪流掃著眼前的人與他手上的果子。

 

不會有事的。

像是在說服他,也在說服自己。但惡魔彷彿聽懂他的言語般,他扯動四隻,然力道不再是那麼強硬,三藏敏銳的察覺這一點。他放鬆了一點經文的力量,讓齊天俯身向前。

惡魔拱著身子吃了一口,他還沒有完全放鬆警惕,察覺沒有威脅後,又吃了第二口。三藏安靜的看著他進食,沒有把束縛鬆開,但他允許齊天在他許可的程度範圍內移動身體。

 

果然就是隻野獸。

三藏看著齊天粗蠻的進食模樣,即使和悟空的個性完全不相同,但在某些方面又出奇的一致。

畢竟是同一個身體嗎。

 

果子逐漸被啃蝕殆盡。當拇指與食指上幾乎只剩下一個果核,他讓惡魔繼續舔食完核仁上殘留的果肉。直到那些果肉也被舔盡,三藏用手指在齊天的嘴唇上抹了一下,惡魔立刻含住他的手指,吸吮著,三藏感受到舌頭沿著他指尖的輪廓纏繞。三藏深吸了一口氣,將另一隻手放在齊天的頭上,撫摸著原先應該有抑制器的位置。惡魔在黑暗中發光的眼睛閃爍著除了食慾以外的第二種原始慾望。

 

本來打算抽開手指,三藏立即感受到加大的吸吮力道。惡魔張開嘴,靈敏濕潤的舌尖用一種誘惑的姿態輕快的滑像三藏的掌心,卻又無辜的像只是要舔去剛才掌間所殘留的野果汁液。

 

細微的水漬聲在靜謐的森林中顯得格外突兀,舔舐之間,齊天偶爾抬起雙眸直勾勾的盯著紫羅蘭色的眼睛。三藏沒有迴避這個眼神,熟悉的金色之中,有一股慾望火焰燃燒著,更深處,還透著一絲陌生的詭譎的笑意。

 

 

惡魔意圖明顯的圈套。

 

 

哼。三藏輕笑,理所當然的走進這個圈套。

做你想做的,猴子。不過不准耍花招。三藏食指與拇指掐起惡魔柔軟的臉頰,強迫他對上自己的雙眸,那雙金色的瞳孔又露出熟悉的服從,卻帶著陌生的侵略感,這樣的矛盾在月光與夜色的襯托下更顯得魅惑。

 

拘束的雙手再度被強迫高舉著,惡魔傾身向前,輕咬住男人胸前的敏感,在聽到從男人喉間發出隱忍的悶哼時,他滿意的發出嘲笑般的聲響,但立刻,束縛他的東西又勒得更緊了。齊天發出細微的嗚咽聲,才再度慢條斯理的向下啃吻。

 

彷彿眼前的是某種誘人的美食,齊天急切的渴求著。他來到三藏的身下,然而自己的雙手被高舉在頭上束縛著無法動彈,惡魔喉間發出野獸般的低吼,壓下身體蹭著男人的下身。

 

男人發出一聲悶哼,他俐落的拉下半身的衣物,惡魔立刻湊了上來,張嘴含住了勃然大物。

淫靡的水聲在耳邊響起,惡魔聽見男人性感的嘆息,貪婪的將之吞吐更深,察覺被他壓在身下的大腿抽搐了一下。下一秒,頭頂上傳來一陣刺痛,三藏扯了下自己的頭髮,刻意壓抑呻吟說道:

小心點,別急…”

齊天似懂非懂的看了他一眼,發出一聲吼叫,他慢下了速度,改用舌頭細密的描繪著口中物體的每一寸角落。男人為他製造出更美味的呻吟,口中的物體漲得更大,齊天發出愉悅的聲響,舔去頂端分泌出的液體。

舌頭擠壓著腫脹的每一寸,甚至在頂端用舌尖打轉,從頭頂傳來一股壓力,被男人狠狠的壓制住頭部,惡魔再度加快了速度,並用力的吸吮。

直到聽見男人一記短促得悶哼聲,黏熱的液體充滿口腔,齊天不放過一滴的將之全吞下,沒有任何液體灑落出來。他抬起頭,柔軟的舌頭舔過唇角,像是飽餐一頓般,帶著笑意看著男人。

 

不過那張臉,一點也沒有滿足了的樣子。

 

高潮過後,紫色的眼眸暫時流露些許失神,這短時間的鬆懈也讓經文的束縛力降低下來。即使還束縛著,惡魔已可以移動他的四肢,他直起身子,直接跨坐在男人的腿上,金黑色的目光高傲的看著他的獵物,露出侵略性的笑容。

 

齊天雙手捧著男人在月光下更顯白皙的臉龐,低頭啃咬住他喘息的唇瓣,慢條斯理的啃咬著,再度開始享用他的食物

不經意被尖銳的獠牙劃破的嘴唇,三藏在吻裡嚐到些許的鐵鏽味,他感覺到惡魔情緒提高的扭動,尖細的叫聲像是在嘲笑他一般。

 

齊天放開他的嘴唇,逐漸往下享用,一路品嘗他的下巴、喉結,到胸口,惡魔的手也隨之撫摸下來,觸及到他的腰間便停止,施加力量握住,三藏身體狠狠震了一下。他確定他聽見了這隻惡魔無恥的輕笑。

 

這該死的傢伙,果然連他的弱點處都還記得。

 

 

齊天開始舔舐之前被他劃破的傷口,傷口上的血液雖然已經稍為凝結了,惡魔靈敏的舌尖將凝固的血液一一舔去,甚至鑽進傷痕處,給予身下的人最直接的刺激。

 

怎麼,連我的血液也想要嗎?

 

與惡魔共處,對他這種身分的人來說本身就是一件荒謬的事情。就算平時的悟空是那麼的純真、直率,也改變不了他是惡魔的事實。

但即使是如此,也不打算放開手。

是我從那邊帶走你的,那就不可能再丟下。

 

當然,也不可能隨便被你吞噬。

 

這個是不能給你了,不過……”

三藏再度使出力量,瞬間四肢上的經文再次束緊,齊天整個人雙手高舉著,狠狠的被往後拉,整個身體往後仰。

 
該好好管教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了。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