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飛行羽毛(三空 翻譯)-1

戰場上突然一到閃光出現,三藏聽到了一聲巨響,而八戒、悟淨、獨角兒、八百獵及李厘也聽見了。他們停下戰鬥看了看。

悟空和紅孩兒凌亂的躺在空地中央,兩人周圍的草已燒焦、兩側的樹木也燒的光禿。有什麼將悟空搞成那個樣子?三藏不知道,他感覺他的心臟要跳到喉嚨,往那塊空地直奔而去。

他從眼角餘光看見,八戒和八百獵快速的將急於增長的火焰撲滅,在整座森林都燒起來以前。

他雙臂環住悟空將他抱起。他媽的,這小子比他想像的還重。對面的獨角兒也對紅做一樣的動作,李厘擔心的盯著紅的肩膀。

 

“讓我來。”悟淨說。”你受傷了,你的血會染上他。”

三藏沒有爭辯,讓悟淨把悟空移到他懷裡,現在悟淨比較有力,但三藏仍舊焦慮的看著他。

大火已安全的撲滅,八戒和八百獵加入他們。

“抱歉。”八戒說。”但如果我們不這樣做,我們沒有人能活著離開這裡。”

悟空沒有流血,或其他類似的嚴重傷害,所以這沒關係。他只是…安靜的,閉著雙眼,像是睡著了一樣,但這樣的寂靜讓三藏感到不安。

“因為他不打呼這點很奇怪,”悟淨喃喃地說,彷彿知道三藏的心思。“他的心跳仍然持續,而且他還在呼吸。他剛剛被打飛了出去。”

“是啊,”三藏說道。悟淨將悟空放在柔軟的草地上,而八戒檢查他的全身,雙手發出治癒的亮光。

“直到他醒來前我沒辦法做什麼,”他說,”我不知道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獨角兒、八百獵,和李厘也有同樣的問題,八百獵用同樣的方式檢查紅孩兒。

“聽著,”獨角兒說,”我想我們彼此都先結束這個對峙,八百獵說可能是咒語出了錯誤,我們要把紅帶回去確定他是否沒事。”

“如果你們讓我們離開,我們會很感謝。”八戒說。

“你也有相同的結論嗎?”八百獵說。”他們只是…睡著了。”

“是的,我相信是這樣,”八戒嚴肅地說。”希望能找出錯誤,祝你好運。”

“你也是。”八百獵說。

 

他們怎麼能他媽的這麼客氣?三藏十分惱火,但悟淨小聲的對他說,”三藏,聽我說。我們不能處理悟空這個狀況,而他們正在幫我們一個忙。”

三藏咬了咬牙,因為這一次,悟淨是正確的。

“叫吉普,”他告訴八戒,而後將悟空搬上了車子並且起程。

 

=====================

早上四點十三分,這是翅膀第一次的出現。

在戰鬥後的昏迷中,悟空被背上的重量弄醒。

其他人給了悟空一個床位,另一個床位他們猜拳決定,八戒贏了。而之後,在地上沉睡的三藏鼻子發癢打了一個噴嚏,這驚醒了他。幾乎是瞬間的,他手放在槍上坐了起來。

 

“搞什麼…”

他不小心砸到了睡在一旁的悟淨而讓他坐了起來。但三藏並沒有因此感到抱歉。

“搞啥…”悟淨說。

 

悟空有巨大的白色翅膀,從他襯衫的背面撕開長出。一時間,三藏以為他還在做夢。它們不是鳥類的翅膀,是在悟空肩膀額外的附屬品。頂部有一堆短羽毛,而在底部的羽毛更長、更厚,也更多。他甚至不能衡量翅膀有多大了,他是斷然不知道他們從哪裡來的。

羽毛掉了下來,落在三藏身上。

 

悟空慢慢的坐起來。

“欸?戰鬥結束了?還有我的背…好重…我們回到旅館了?”

三藏拿起羽毛盯著它。光線反射在羽毛上不像一般鳥類的翅膀──像個透明的珍珠,若隱若現,而中間的部分,羽毛是蓬鬆柔軟的(很久之前,三藏年輕的時候喜歡解剖學的書),他甚至不知道正在撫摸的是否真的存在,因為他可以看到自己彎曲的手指。

 

“翅膀!”悟空興奮地說,試著動動之前根本不存在的新的肌肉。”三藏你看,我有翅膀!”

三藏盯著他,這傢伙怎麼能他媽的這麼興奮?這顯然是法術,而且也明顯不會是好的。這將會變得極度顯眼且無論他們去哪裡,都會有層出不窮的問題。悟空換著不同方向揮動羽毛,羽毛脫落無所不在,三藏想試圖躲過它們碰到自己的鼻子,但還是被打到了。

 

八戒在另一個床上動了動身體,當他們看到翅膀時,沒人知道要說些什麼。

但他們很快的恢復過來了。

“所以,呃,這是新的。”悟淨說。

“他剛睡醒就這樣了。”三藏粗聲粗氣地說。

“最初這個咒語…”八戒若有所思地說。”你猜紅孩兒是想要做什麼?”

“好吧。”悟淨說,”我敢肯定,這法術沒有發揮功用。”

“嗯…顯然這個法術有發揮功用。”八戒說著,揉揉他的眼睛並戴上單片眼鏡。

"但它看起來進行了轉變。"

"我會不會變成一隻鳥..."悟空問。"...什麼的。"

"你會變成一個該死的大鳥,"三藏說道,悟空露出緊張的笑容。

"以後你可以在我們攻擊敵人時啄他們的眼睛。"

"如果你要變成一隻鳥,"八戒說,"你的手臂會變成翅膀,你身體的其餘部分會變成相應的鳥的器官。這是一個漸變的過程,而不是只添加羽毛。看來應該是咒語生效的關係。"

大家停頓了一會,思考這點。

"這有道理。"悟空最後說。

"它們也可能會自己離開。"八戒說。

悟空皺起了眉頭。

"嗯。"悟淨換了話題,"這很有趣,但現在他媽的才早上四點,我要回去睡覺。"

"我認為我們應該離開,"八戒說。“這要在早上離開而不引起村民們的注意是很困難的。我們將需要一種方式來掩蓋的翅膀。我們需要弄清楚它們是什麼,是否可以去掉它們,或什麼的。"

"...我想我會睡在吉普上。"

八戒友好的笑了笑。

"我想是的。"

 

悟空往左邊轉了轉,往右邊轉了轉,又做了一次,試圖找出他行動的範圍或其他的。三藏並沒有在意,他只是一直盯著羽毛看,那羽毛單一支時發出珍珠色的光芒,但整個羽翼看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它們反射光線的樣子像是...是他從來不曾看過的。

"三藏?"八戒輕輕地問。

"什麼?"三藏說道,把他的注意力拉回現在。

"我們打算在天還黑時出去。"八戒說。"起來吧。我去開車。悟空得坐到副駕駛座,因為我不認為他會想在時速六十英哩下欣賞他的新身體拖在地上。"

悟空還在試圖轉動他的羽翼。三藏才意識到,他還拿著羽毛,他把它扔在一旁。

"很好,"他說。"我們走吧。"

 

他們在前面的櫃檯留下了一些錢,並悄悄帶出白龍,再來就是讓悟空的翅膀進入後座的事。

他們走到吉普車時,悟空的翅膀有點拖在地上。悟空把它們撿起來。

"它們這樣走更重了。"他抱怨道。"我的意思是,我想我可以處理它們,但....很奇怪。"

它們是很奇怪,事實上,它們相當大,大約從兩邊完全伸出八英尺左右,三藏現在可以看到。

"看,"悟淨說,手在羽翼底下,剛才被拖在地上的地方的撥弄。"它們沒髒掉,真奇怪。"

"大概就像三藏說的,因為它不是天生的...還不錯。"八戒說。

八戒鑽進了司機座,而悟淨和三藏到後座。悟空鑽進副座,然後必須安排他的右翼放在悟淨腳的旁邊,另一邊笨拙的躺三藏的腿上,有點顛倒。悟空告訴他們需要盡快做點什麼,因為他快要抽筋了,翅膀抽筋。

"我不知道是否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紅孩兒身上。"八戒說。

悟淨則在一旁打呼。

 

"笨猴子,"三藏說道,因為翅膀造成他的不舒服,他伸手推了推。但是他其實並不想傷到悟空,不確定該用多大力,所以他大多只是輕輕的推。羽毛從他手指滑脫。

"啊…天…”悟空喃喃地說,他的雙眼閉上。"感覺很..."

"噢,我天。"八戒說,從後視鏡對上三藏的眼睛,和他揚起的眉毛。

三藏放開他的手,彷彿羽毛會燒到他的手。看到八戒皺起了眉頭,搖了搖頭:悟空每次都這反應?

三藏在他的座位一下子放鬆下來,突然感覺極不舒服。

他從此之後雙手跟羽毛保持絕對距離。

 

太陽升起,天空也逐步明亮,悟空羽毛的真正美麗之處可以看出。三藏掃了一眼八戒,不知道他是否也看到了,而八戒眼睛遊歷過羽毛每一處告訴他是的,事實上,八戒完全理解三藏要說什麼。

"我們不得不隱藏它們,"八戒說。"沒有別的辦法了。"

 

當悟淨醒過來以及開始與悟空爭吵,他們決定停在最近的城鎮,好好計畫接下來的行動。

"所以,"八戒說,他拿出寫了一疊的紙。

"你一直在做筆記?"悟淨問,聽起來嚇壞了。"你也...想了太多了吧。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去做這些事情了?"

"這是很嚴重的事情。"八戒說,對悟淨皺著眉頭。"我就是想這麼遠。這羽毛不是鳥的羽毛,也不是一般的鳥的翅膀骨骼結構。羽翼沒有明顯的用途,可能可以讓悟空飛,但這對我們來說沒有必要,事實上,可能是幫倒忙的,因為它們會給我們引來過多的關注。"

"但是啊,"悟空穿上斗篷說道,"我可以把它們緊緊包起來,我不認為別人會發現。我只是看起來有點怪,但也不會太奇怪。"

三藏皺起了眉頭。

"那麼,為什麼要讓悟空這樣?"

八戒聳聳肩。

"我能想到的是紅孩兒的法術出了問題,"他微笑的說著,但並不覺得很好笑。

"太好了,"悟淨說。"所以,有任何能將它們除掉的方式嗎?"

 

"也許沒有。"八戒嘆了口氣。"除非我們弄清楚紅孩兒用的是什麼咒語,以及出了什麼問題。"

"我還挺喜歡他們的。"悟空說。"我覺得看起來很酷。"

"是啊,"八戒說,"往好的方面想。"

================================

一開始的幾天看起來一切都很好。

 

他們從一個城到另一個城,因為每個人都知道三藏一行有一個個子小的成員,顯然不可能是一個非常高的傢伙,所以三藏他們一直沒有被認出來。

逐漸接近負面波動的影響,妖怪來的數量越來越驚人。一旦三藏一行中的”新”成員的消息蔓延的話,事情將變得更麻煩。

 

而三藏則發誓悟空吃的比平時還要多。

====================================

“三藏,”某天晚上悟空說道,以那種他一慣的發牢騷的方式,”你覺得我們能這樣一路向西而不被發現嗎?”

三藏沉默了一分鐘,思考著。

“三藏?”

“不。”三藏說道,出於本能的以最壞的方式打算。”如果發生了一些事情,你可能會在一堆妖怪的前面失去你的斗篷,這消息會在第二天早上整個地區遍布。或可能某個店主的會看到你的羽毛。甚至不久之後,有的人會開始納悶你離開時掉在曾待過的地方的羽毛。“

悟空拿起一根羽毛,並試圖把它扔了,雖然這一地的羽毛,它們從背後掉落並懶洋洋地漂浮在地上。

“八戒對這個咒語有任何想法了嗎?”

“如果有,我們會告訴你的。”三藏說道,看著羽毛飄落。

悟空沉默了一分鐘。

“三藏,”

“現在怎麼辦?”

“你能......解決這些問題嗎?”

 

三藏看著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悟空展開其中一個翅膀,把他的雙手放在腦後並躺下,但他又坐了起來。這翅膀的動作看起來還是那麼陌生。

 

有時候,它們是如此像悟空的一部分,而有時候,就像現在,它們是這麼陌生。三藏他們不得不修改悟空的襯衫,這樣他才可以將翅膀打開或關閉,但悟空說,這仍然是不舒服的,所以他經常在夜間把它關閉。八戒、三藏、和悟淨一同觀察了羽翼連結肩胛骨的地方,從皮膚到羽毛過渡得天衣無縫,好像它早就一直存在著。並不是簡單的剪貼,真是鬼斧神工。

 

某種程度上,三藏希望情況並非如此。到底紅孩兒他媽的做了什麼?

三藏將視線移開它們。

“看,”悟空說,”羽毛都亂掉了。這個斗篷…讓它有點不舒服,但也不是太糟。只是......我不知道。就像有人不斷地揪著你的頭髮。”

 

好吧,它們看起來有點皺。悟空試圖拉平它們,但三藏看得出這是一個尷尬的角度,有點像在肩胛骨的中間,或更麻煩的地方。悟空正在盡量達到它。

 

“過來,”三藏說。悟空急忙遵守。

“像這樣?”三藏問道,羽毛穿過他的手指,以悟空一直試圖做的方式梳理著。它們柔軟的在指尖下,悟空喜歡羽毛整齊排列的感覺。要是別人這樣觸摸他會感到很奇怪,但三藏的話很舒服。

“是啊,”悟空讚嘆道。”這樣很好。”

 

三藏發現這是一種放鬆。像有一個任務,並且專注於它,這近乎冥想的定義。悟空整個時間都很安靜,而三藏想到當初在吉普車上碰羽毛所發生的事,很謹慎地避免著。他試圖把重點放在梳理翅膀上的羽毛,讓它們指在同一方向。但悟空完全沒想到這個,一點都沒有,他整個肩膀是放鬆的。偶爾他會拱起他的脖子,呻吟著,當三藏在一個特定的地方梳理羽毛時。而那......好吧,三藏竟覺得有些愉悅,當三藏發覺這一點時事情變得有點尷尬。悟空並沒有注意到這些,但三藏感覺到了。

三藏沒有說什麼,但覺得他的臉頰開始熱起來,這是他遇過最愚蠢的一件事,他可不想這樣做,不幸的是,他還是做了。所幸悟空正背對著他,三藏專注於梳理羽毛,手上這柔軟的東西以及悟空安靜的陪伴讓他感到舒服,即使他正坐在他住過最不舒服的一個客棧裡的一張床上。

“好了。”他說,做了一個粗略的最後檢查。羽毛松散的落在他身邊地上。三藏踢開它們。

“謝謝你,三藏。”悟空高興地說,他坐了起來並回到自己的床上。還好,他沒有回頭看三藏。

三藏躺下來,拉起被子,轉過身。

”如果你感謝我的話,關了燈,然後可以去睡了。”

“好的。”

他聽到悟空的腳踏在地板上的聲音,而燈光終於關閉,他如釋重負地嘆了口氣,躺進了柔軟的枕頭。這並沒有讓他的困窘得到幫助。

三藏最後終於入睡,雖然這是一件該死的難事。

==================================

確實,悟空隔天在幾個妖怪面前失去了他的斗篷。可能是斗篷被抓住了某一角,或者悟空把它扔了,因為他厭倦了。三藏不知道。

“天啊。”妖怪一群說。

其他妖怪已經開始向後退了,他們中有一些丟棄了他們的武器。悟空緩緩的伸出他的翅膀,在某種程度上三藏發現他正令人不安的笑著。

“是啊,你答對了,”他說。”我有你們從來沒聽說過的東西。甚至你們不知道它的名字。”

三藏、八戒和悟淨都在同時尷尬畏縮了一下,互看對方一眼,雖然他似乎嚇到了大部分妖怪。

“我敢打賭,你流著別的東西的血液,”其中一位勇敢的妖怪說。

“你想知道嗎?”悟空說,召喚如意棒。

一半的妖怪衝了上去,其它十五個左右皺起了眉頭,更握緊手中的武器。其中一人把他的刀丟出,它劃過悟空的臉,這讓他展現虛張聲勢的一面,尤其當一滴血順著悟空的臉邊滑落。三藏沉著心看著它。

運氣不錯的一擊,但他們現在必須戰鬥,因為愚蠢的妖怪認為他們有機會。

“我們就上吧!”一個醜陋的妖怪說。”你不是特別的。我聽說過一些實驗,如果你到過吠登城堡。”

“我不知道。”一個頭髮破爛的女孩說。”對我來說看起來是蠻強的。”

“我敢打賭,如果我們殺了他,我們會得到他的力量。”一個有令人厭惡的鋒利牙齒的妖怪說。

 

“我們應該加入嗎?”八戒說。”我的意思是,有各種的人啊。”

“他沒事,”三藏說道,悟空給他們三個妖怪及其他隻一擊重擊。“但是,我需要釋放一點壓力。”

悟空已經擺脫笨重的斗篷,但事實證明,他仍有困難在戰鬥中控制翅膀的重量,於是三藏和悟淨加入戰鬥,最後八戒也是。

三藏在悟空的身後戰鬥,他們兩個用典型的戰鬥方式,他們被三個妖怪包圍,其中一人往悟空的腳邊踢去。由於翅膀的重量,悟空花了比平時要更長的時間,而三藏正在重新裝彈,最後被一把刀刺中背部。

 

該死,三藏心想,他倒了下來,而悟空從他身後衝出,把妖怪打飛出去。

 

悟淨的鐮刀轉出他們身後。

“嘿,猴子!””他喊道。”和尚發生了什麼事?哦該死!八戒,在這裡!”

“我沒事。”三藏嘀咕著,但知道這是不可能的,然後他眼前陷入一片漆黑。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