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飛行羽毛(三空 翻譯)-2

八戒嚴格的命令他絕對不可以起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三藏不管他,但讓悟空幫他清理傷口。有個很深的傷口很煩人,他不能照顧自己,他也不得不承認,有個人幫他處理是好的。

他坐在悟空的床邊,讓他清洗傷口。八戒已經盡他所能,但仍然流著很多血,他需要一些包紮,以免傷口無法癒合。

 

“我很抱歉。”悟空說,大概是第五次了。

“沒關係。”三藏說,他已經被悟空充分的道歉過了。

“你差點就死了,”悟空說,他的聲音變得嘶啞。”因為我現在戰鬥能力很差勁。這就像,原本一件我很擅長的事,因為我現在無法做好,你差點因此死了,也許這就是紅孩兒的打算呢?”

“嗯,那他倒是成功了,”三藏說道。”但似乎並不像他的風格,不管怎樣。”

悟空的手很溫柔,當他在三藏的傷口擦了擦,但三藏還是反射性的縮了一下。

“我真的很….

“別再說這個。“三藏打斷了他。

“如果我不能說我很抱歉,那麼你也不能說'「沒關係」了,”悟空說。”你說了大概五次。我知道。”

“我還活著,”三藏以這個代替。”你不能預防一切,你知道的。”

悟空開始幫他纏繞繃帶,他用厚實的手掌固定三藏的肩膀。三藏一開始繃緊了神經(一直以來,他始終不喜歡別人碰他),最後放鬆了身體。

事實上,他喜歡悟空的觸摸。這是一個新的,尷尬的發展。悟空靠近他的背部包著繃帶,襯衫輕輕的刷在三藏的肩胛骨,三藏能在背上感覺到他的溫暖。最終,悟空停了下來,並走開。

三藏從來不喜歡接觸人。雖然他小時候曾經擁抱過光明,但僅此而已。他萬萬沒有想到,在他多年孤獨之後,會有這麼一段時間,他想被碰觸。

這本來是無法忍受的,如果那是別人的話。如果是悟淨他會感到彆扭,八戒的話還可以接受。悟空則是一種別樣的不堪,三藏剛剛出現一個可怕的念頭,在悟空停下來之後,他可能將會──

 

“你好像有一個奇怪的痣,在你的肩膀上。你知道嗎?”悟空問。

“那好像不是我可以看到它的地方,”三藏說道,突然一個手指按到他的背部。

“它就在那裡。”悟空說。

“嗯。”三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隱約知道如何持續這個話題。”還有其他的嗎?”

“嗯…”悟空說,”沒有。”

“哦。”三藏說道。

“但是你有一個疤痕在這裡。”悟空說,從三藏的背上畫一條線下來。

“寺廟以北五英里的盜賊。”三藏說道。”我記得。這是在我遇見你之前。”

“還有這裡。”悟空說,在三藏的后腰下方處畫一個小圓圈。

“負面波動影響妖怪的不久後,在我們遇到八戒和悟淨之後。”三藏說道。

“噢,我記得。你不喜歡那個寺廟的醫生。”悟空說。”這裡呢?”

他在三藏的左肩胛骨上畫一個微小的C形。

三藏想了一分鐘。他累了,他剛流了很多血,但不是因為這個而累,他的頭腦開始模糊了。

“沒有疤痕。”悟空笑道。

“你整我。臭小子。”三藏說,但不是真的生氣。

 

他本來可以生氣的,但他沒有。悟空沒有做任何動作。

“所以,你真的不生氣?”悟空問。

“我為什麼要生氣?”三藏問道。

“我只是認為。”悟空說,”我應該要做的更好。”

“你有盡力就可以了,”三藏說道。”那時我旁邊可沒有其他人一起戰鬥。”

 

悟空沉默了,三藏轉身看到他。

“噢,可惡!”

“坐好!”悟空說,伸手把他轉回原位。

他只勉強看到悟空臉上的表情,下一秒他不得不轉身,他希望不是傷口又再度裂開。悟空看起來不太舒服。他看上去......很難受。

“你沒事吧?”三藏問道。

“呃,我現在感覺更糟了。”悟空說。”我的意思是,你背部的傷口沒有又裂開,只是......不希望你再傷成這個樣子了。”

“別再自責了,”三藏說道。”我很好。大家都沒事。你也會好起來的,對吧。”

悟空發出一個生氣的怒吼。

“是的,但我想現在就好起來!我希望我今晚可以好起來!”

“嗯,”三藏說道,”背部的傷口八戒能簡單的治癒。你需要做的就是可以和悟淨討論,找出新的平衡點,悟淨善於發現“。

悟空嘆了口氣。”是啊。”

 

“沒事的。”三藏說道,突然他籠罩在一個溫暖之中。悟空從背後把自己披上了三藏,給他一個擁抱。三藏繃起身子,抓住悟空的手腕,試圖鬆開它們,但沒有真的成功。

 

“我很高興你沒事。”悟空說。  ”我真的……你流了很多血,三藏。”

“你不必意氣用事。”三藏說道。悟空把他的鼻子埋在三藏的脖子裡。

===============================

當消息傳到人們身上往往只有三種反應。第一個(最常見的,好的反應)是人們繼續認為悟空是一個非常高大而駝背的男人,只是披著斗篷,而聽說他是一個能夠以五十步殺死五十人的有翅膀的怪物,即使他們僅有短暫的一瞥。第二個(第二常見的,不幸的反應)是,悟空無意中顯露出一個翅膀,儘管有玄奘三藏的名譽,他們還是會被趕出鎮上。

第三常見的,也是最不幸的是,人們聽到翅膀的傳言,認為悟空是神仙。

 

當攻擊再次來臨時,他們已經可以輕鬆的對付敵人,在一個豐盛的晚餐和一個良好的夜間休息後,已經擺脫了原先未知的尷尬問題。也許問題並沒有隱藏,但至少他們不用對付它們。

三藏暗自猜測,不夠強大的妖怪等級不知道有關他們的這件事,如果是高等級的妖怪的話,這件事情的真相應該是會知道的。

 

紅孩兒和他的隊友們,事實上再沒露面,即使他們期望遇見他們。三藏想知道他們是否都沒事,但又意識到這是有史以來最愚蠢的反應。紅孩兒一行可是他們不共戴天的敵人。

 

儘管如此,至少他們比這一堆(妖怪)好多了。

 

“所以,”八戒高興地說,”你感覺怎麼樣?”

他集氣打飛了一幫妖怪們。悟空正忙著對付五個。

三藏在射擊,但沒有真正的目的,只是確保悟空或悟淨當中沒有任何遺漏的妖怪。八戒守著他的背影,自動退出戰線。

“還行。”三藏說道,趁空檔裝填子彈,在似乎安全的時候。

“悟空沒事吧?”八戒問道。

“他很好。”三藏說道。

“你確定?”

“他為什麼不好?”

停頓了一會兒。三藏回頭瞥了一眼。

“只是說,”八戒說,一邊發射著氣功彈,”我真的覺得,嗯,他有點......嗯,你知道的。嚇壞了。”

三藏想到了想。悟空最近只有一直要求三藏整理他的翅膀,但他還沒有看過悟空”嚇壞了”。

“對我來說還真是新聞啊。”三藏說道。

八戒說:”好了,沒事。話說,你看妖怪們的表情都是驚訝的,難道他們都是第一次看到翅膀的?他們顯然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

三藏打倒另一群妖怪。妖怪躺在他們身邊的地上呻吟。

“所以…?”

然後,他了解了八戒說的話。

“該死。但是,這些人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不能指望他們知道城堡所有的新聞。也許沒有人告訴他們,他們無畏的領導者得到了翅膀。”

“我的意思是,這翅膀在我們看起來不太像有害的。”八戒說,”我不能說我很擔心。但它確實讓人想不透。”

在他腳邊,三藏碰了碰一個島在旁邊的妖怪,他還活著。

“你,”他說,”回答我一個問題,我不會殺了你。這是一個慷慨的提議,因為你五分鐘前還大喊著要吃我的屍體。”

“休想。”妖怪哼了一聲。

“好了,好了,”八戒說。”一位有尊嚴的下屬我們不能指望他這樣輕易放出信息,三藏。”

該名男子在他們之間狐疑地看著。

“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三藏說道。”你的主人,紅孩兒。他有沒有像我同伴長了翅膀?”

該妖怪怒視著他,然後翻了個身。

“哦,請不要感到為難。”八戒說。”這的確是一個私人的問題。我們只是好奇,你可以說。”

該名男子再次呻吟。

“沒有人會知道是你,你會活下去。”八戒說。”你所有的朋友都死了。”

“你們真是他媽的一群放肆的混帳。”那人說。”讓我安靜地死去。”

八戒嘆了一口氣,三藏看了一眼。”有些人就是想被為難。”

他們離開了,而那妖怪還活著。他不值得浪費子彈,三藏想。

======================================

三藏沒有忘記之前的事情,且他不知道關於悟空對他翅膀的想法是什麼,而這些事一天比一天更加難理解。當悟空每天晚上要求幫他梳理羽毛,兩天之後,三藏幾乎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三藏實際上已經釋懷了,悟空前一周要求三藏梳理他翅膀的事情。

不幸的是,三藏開始喜歡這件事情,儘管它涉及三藏一直以來非常不喜歡的事情之一:即,接觸其他人。人真的是能習慣任何事,三藏心想,他低頭看著悟空的肩膀,抹平背後有一些會鬆動的羽毛。這並不是說他想要習慣這一點,或任何事情,因為這是愚蠢的。

他仍有點希望翅膀消失,因為它們的關係,有些事情起了微妙的變化。

當三藏宣布完成之後,悟空發出一聲顫抖的嘆息並搖搖羽翼。三藏有一半的心思跑到他穿梭悟空髮絲的手。不知何故,他想起悟空之前心情不太好的事。

“八戒告訴你了,我有點...心煩。”悟空說。

三藏想說他自己也是。

“是啊。”

“而你們無法弄清楚,是否紅孩兒也生出了翅膀。所以,也許只有我…”悟空難過的說。

“即使是這樣,”三藏說道,”這並不意味著它不會消失。如果你想讓它消失。”

悟空思考了一下這點。

“那麼你認為這可能是......因為什麼?它只是偶然發生了?或是神對我們開的玩笑?”

“誰在乎?”

悟空想了片刻,似乎接受它。

“你認為這是......不好的嗎?”

“不,”三藏說道,認真的。”我的意思是,我對此感到懷疑。”

“我想,我的意思是說,你帶我離開監牢。或許這是某種針對我的跡象,告訴我該回到洞穴?”

有時候,三藏忘記了悟空對他不記得的過去是感覺多麼的內疚。然而,這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如果神真的想把悟空丟回那該死的洞穴,祂們將已經做到了。(悟空他一直沒有脫離過去的束縛)

“你想翅膀消失嗎?”三藏問道,他意識到他在迴避問題。但說真的,這做為開頭的第一個問題是非常愚蠢的。

“我──我不知道。”悟空沮喪的說。”我覺得我還有對它們不了解的事情呢,你知道嗎?就像我剛剛才開始發現他們可以做什麼。”

“是的,”三藏說道,鎖定到這一點,”我認為這就是事實。因此,忘掉處罰那些事,好嗎?祂們並沒有在懲罰你什麼的,如果祂們想這樣做,那麼他們怎麼會......把你放在山洞裡。”

 

又讓我帶走了你。

 

“所以,很顯然,他們並沒有在處罰你。”

“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我只說這一次,我不會再說一遍。”

三藏試圖讓自己的話聽起來刺耳,但悟空笑著靠在他的枕頭上,讓三藏去睡覺,今晚的事就這麼結束了。

=================================

“你知道嗎。”悟淨對三藏說。

“什麼?”

“我有點更喜歡他現在這樣。”

 

悟空在幾次稍微的嘗試中,實際上已設法將翅膀納入他的戰鬥風格,在某種程度上,它們相當有用。儘管它們有相當敏感的神經末梢,但迄今還沒有任何打擊或

任何一把刀能夠切入其中。悟空正在學習使用它們作為擋箭牌。

 

“這是愚蠢的,”三藏說道。”他也是一樣。”

“不,”悟淨若有所思的說,”我真的不這麼認為。他很強,就這件事來說。”

“他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強。而且他一直都是這樣衝動的。”

 

悟淨揮動他的鐮刀彎鉤幹掉幾個惡魔。他們的妖血會留在濕透的林地上,氣味可能引來英里外的動物。這是一個恥辱,在他們到達那裡之前,那裡一直美麗。悟淨向後走,他腳下的樹葉沙沙作響,一個妖怪蹣跚到他的面前。悟淨把他打飛出去,完全沒有看他一眼。

“衝動,有的。優美?沒有。”

 

三藏看了看,還沒有準備要使用他的經文,只是讓戰鬥發生在他周圍。他決定他只要用槍射擊,如果妖怪惹怒了他。其中一人目前正偷偷往悟空背後靠近。子彈呼嘯而過悟空的耳朵。

“嘿!你差點打到我!”

“但我沒有。當心你自己,你這個愚蠢的猴子。你後面!”

悟空轉身正好趕上又一個嘗試同樣事情的妖怪,他使出一記拳擊以及迴旋踢的組合,用他的腳幾乎與用雙手一樣容易。它花了他幾天的時間調整自己戰鬥時翅膀的重量。今天甚至不需要如意棒。悟空站穩他的腳落地,擊敗最後的惡魔。三藏計算他殺掉的妖怪,在戰鬥中走向悟空。

“好吧,得分。”三藏向悟淨低語,“但他仍然是一個笨蛋。”

悟淨笑了。

“至少,沒有人質疑這一點。”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