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飛行羽毛(三空 翻譯)-3

他們撤退到森林郊外的一個小鎮,並清理自己的傷口。今晚,沒有人想一起合住在酒店裡的房間。他們採取分開的方式。

 

藍色,三藏想,他在一個公園的長椅上坐著等待暮色降臨,月亮低垂在地平線上,在樹的背後泛著黃色光芒及逐漸加大的升起。遺憾的是漂亮的橙色紙張和時間折疊成的紙飛機是不會回來的,它們只會竭盡所能的越飛越遠。

如果三藏擁有它們,他會把它折疊起來,並在他們旅館房間的窗戶送走它們,越高越好。它們不會到達月球,但是這是一個很好的嘗試,只為了看它們航行並再次回落。

 

街道上,當事情逐漸變得無聊,當變得擁擠了,單一或只是單純的怪異,就像現在,三藏有時想念與悟空在寺院時的慵懶時光,或者,他根本懶得去比較這些。

至少他不是一個人了。至少現在孤獨是一種他可以主動尋找的東西,而不是強迫他接受的。至少,當他回去時,他知道其他人會等著他。

而且,他知道就算再也沒有機會聽到光明有關橙色的紙飛機和藍色的天空的比喻,也不會將他送入悲傷的旋渦。他可以在公園裡的板凳上看著夜空,感覺自己抬頭看著月亮,微微的勾起嘴角。

 

然而悟空的短斗篷是紙飛機回憶的一個不錯的替代品,當悟空來到他所坐的小板凳上坐下。他剛才仍然穿著斗篷,但由於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他脫了下來,在椅背上展開他的翅膀。有一個小小的撕裂聲。

這經常發生。

 

“哎呀。”悟空平靜地說。

“稍後我們會解決它。”三藏說道。

他們將不得不重做悟空的襯衫,三藏突然回想起,自己竟會親自做這些針線活,因為悟空幾乎無法勝任而不斷的在他的手指上戳出各種傷口。事實上這也許是一個美好的回憶,他沒有在意,儘管當悟淨拿出相機來時他已經威脅要射擊他。

 

“嘿,三藏,”悟空說。”在想什麼呢?”

“沒什麼。”三藏說道。

“這是不可能的。”

“好吧。但我不想告訴你我在想什麼。”

翅膀又是另外一回事,它們不斷碰到三藏的肩膀,依然是那麼奇怪的溫暖。

“你不必如此暴躁!我只是想談談。”

“為什麼?”

“因為,”悟空說,“我只是想這樣做。”

“關於什麼?”

“我不知道!任何事情。”

現在悟空聽上去氣鼓鼓的。這讓三藏也惱火了。悟空來到這裡做什麼?悟空知道三藏不做閒聊的。這感覺將要醞釀成某種怒火,會讓彼此回到客棧都不是高興的。

 

三藏現在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天上閃爍的星星,不會太亮,但那是因為夜色還不夠深能展現它們的光芒。

三藏想像著紙飛機飛行的弧度,航行在低於客棧二樓的屋簷。或許,也可能是突然猛烈的向上飛去,然後再直線落下。光明喜歡過這些。

他再次抬頭望向天空。從他的眼角,他看見悟空瞄了他,然後轉身面對他。

 

他想做什麼?

 

“我現在不打算出去給你買吃的東西。”三藏說道,試圖找出什麼可以讓悟空走開的回答。但這顯然不是悟空本來所想的,他看上去一點也不失望。

“不,我知道!呿,三藏,我不能不是為了食物來找你嗎?”

“不行。”

悟空看上去變得暴躁。

“嗯,沒錯,也許我想吃點東西......但也沒差,因為我剛剛已經吃了…不,我真的只是想知道你在想什麼。”

 

三藏瞥了他一眼。他能看到月光在悟空金瞳中的反射,而淡黃色的光芒並沒有對他白色的翅膀產生任何影響,但其他有關悟空的一切都染上了月光的色彩。

“你能飛嗎?”他問。

悟空笑了,他的牙齒在月光下閃爍著白色的光芒。一個俏皮的笑容,三藏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笑容,也從未注意過悟空露出的犬齒。

 

“想知道嗎?”

 

三藏不得不承認有那麼一刻他想要,當悟空爬上了最接近的一棵樹並從右上方決定跳下來,他有些擔心結果,即使悟空已經一百多歲了,呃,甚至更久。然而悟空沒有掉下來。

 

事實上,他一路飆升。

 

“快看!”悟空喊道,他盡可能的飛高,斗篷從他拍動的翅膀隨風打落。在氣流幅度較大時,才稍為掉了下來一些。有些市民可能會看到,如果八戒知道他們在做這個,他不會高興的。悟空發出喜悅的吶喊:儘管三藏並不在乎他說了些什麼。三藏也忘我的發出了驚嘆,當他看到悟空的身影飛翔在散發著銀色光芒的樹梢。他笑了,而悟空在半空中試了一個翻跟斗,他知道悟空是在向他炫耀。

 

當斗篷飄落並覆蓋在三藏的身上(還帶著溫暖的溫度),他想,顯然的,他再也不需要橙色的紙飛機了。

====================================

那天晚上回到客棧,因悟空一個不幸的著陸後,三藏正從他的翅膀挑出卡在其中的樹葉和樹枝,悟空趴在他的肚子,閉上了眼睛。

 

“嗯…”他說,”謝謝你,三藏。這還真的有點疼。”

 

三藏不得不讓悟空趴在自己的兩腿之間,平躺在自己的肚子上,兩隻翅膀橫向攤開,各自放在三藏的兩腿之上。這其實有點好笑,如果三藏注意到他們的姿勢,真的很親密,他有點忘記他竟是與悟空這樣的親密接觸,他覺得不討厭。

 

“別提了。”三藏喃喃地說。

悟空懶洋洋地笑了。

“這其實有點奇怪,”悟空說,”當別人試圖觸摸它們時,是不舒服的。但是,如果是你,我不介意。如果是你,我覺得...挺好。”

 

三藏稍微豎起那些羽毛,從中找尋雜散的殘留葉片,悟空感覺他的呼吸在加劇,睜開雙眼並直起身子讓自己靠在三藏的手肘上。

“呃,”三藏說道,抽回他的手,不知道是否應該道歉。”難道會痛嗎?”

“不,”悟空說,”它……它也沒很痛。”

那是什麼意思?悟空爬坐起來。

“我該──”三藏討厭他們又突然跌進這個奇怪的灰色地帶,他該怎麼辦?”我該停止嗎?”

“不,”悟空說。“我是說……”此時,他臉上泛起粉色的紅暈,”如果你想的話。”

 

三藏真的很想,因為再繼續下去將會是令人尷尬的。要是再繼續下去,他真的不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

他伸出手來再次觸摸翅膀,一隻手在它的頂部撫摸。悟空的起身讓三藏能更容易的碰觸它們,它們是如此柔軟,三藏的手繼續向下撫摸他的羽翼。當他到了飛行部分的羽毛時,悟空摒住了呼吸,他向前傾身,嘴唇微微分開,把他的手放在三藏的膝蓋按壓住,感覺很好,他們即將到達某處……

 

儘管三藏的新想法了解到當與一個人的觸摸實際上可能感覺良好,但三藏還是下意識的向後退開,造成悟空跌下床和並面朝下的撞到地板上。他踢倒了燈,燈躺在地上。三藏希望噪音不會引起什麼人過來。

 

“搞什麼,”悟空抱怨。

“不行,”三藏說道,發現自己甚至無法給出解釋。

看著三藏,悟空臉上的表情五花八門。三藏數著:一,驚訝;二,尷尬;三,生氣;四,迴避。

 

“好吧。”悟空果斷的說道。“真的?”

“我不會這麼做的。”三藏只允許這樣微小的反駁,應該說,因為有更嚴重的事情他必須擔心。像是這樣的事實,他剛才幾乎差點吻了悟空。無論現在談論剛剛發生的任何事,都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你什麼時候這麼迂腐了?”

悟空的怒容逐漸加深,三藏想知道這是不是因為他不知道”迂腐”這個詞的意思,而他遇到不懂的詞通常詢問的人是三藏。

 

“你什麼時候打算真的要做一個和尚了?”悟空語帶諷刺。

“這該這個無關。”三藏說,這畢竟是事實。

“所以這只是......你一點也不......嗎?你不想要這個嗎…?”悟空很快的坐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三藏不知道如何回答。

 

悟空真是太奇怪了,他想。三藏看著他,明明應該很多歲了,但太不成熟,真的。

“我…”三藏開口。

悟空搖搖頭,突然開始道歉並退開身子。”嗯…我想...我想我做錯了。我為我剛才的事說聲對不起。你說得對,我也沒必要做出來。對不起,我做了很奇怪的事,我很抱歉,我做你不想要的事情。嗯、我不會再這樣做,除非你說可以。”

 

三藏想說,不,我們雙方都有犯錯,我們就永遠別再提起它。他想說,你之後會感謝我,當我們意識到這只是一時的衝動。甚至,如果它是一個謊言呢?

當然,還有一些事情讓他感覺混亂,但無法說明。例如當他在黃昏公園的長椅上看著悟空的身影接近他時他莫名的心跳,例如他能分辨敲他房門的人是否是悟空,例如在悟空來到他身邊前,已經很久沒有人能讓他笑了。

 

當他感受到悟空身體靠在他身上,他的心跳、體重、溫暖的呼吸和活生生的人,他不會做出任和行為。無論如何,他並不想對他有過分逾越的親密舉動。(或許三藏明白性事在人與人的親密相處中是正常的事,只是......一想到就會讓他毛骨悚然。他一直都知道這一點。這從來對他而言就不會是一個選項,從來就不是他會想嘗試的事情。)

 

而親密的舉動在這樣的情感中是必需的,對吧?這就是為什麼三藏無法做到這一點,為什麼三藏不能與悟空成為戀人......。三藏不會做這種事,即使是和悟空。

 

最後,他只說道:”我現在不想談論它。”

說完後,他當然意識到這是一個錯誤。悟空的眼睛睜大了,三藏知道悟空會以為自己並沒有打算要原諒他。

 

“沒關係,”悟空很快的說道。”呃、你想要我離開嗎?我可以離開的。我們可以跟悟淨和八戒說是,你……嗯……我不知道、厭倦了我的打鼾之類的。”

 

“無所謂。”

 

悟空看著他,試圖解讀他的意思。

 

“我要睡了。”三藏說道,他知道明天將會很糟。這樣的結束對他們而言是最好的。三藏堅持這一點。

 

在此期間,他在自己睡著之前試著理清思緒,他夢到橙色的日落和青鳥。

============================

三藏整整八小時的車程沒有說任何一句話。悟空也都沒有喊餓,八戒開玩笑地問他是不是發燒了,而悟淨也對他們兩個發出了輕微嘲諷的玩笑。三藏毫無警告的處決了悟淨。

“去你的!”悟淨摸著他刺痛的臉頰。三藏放好摺扇。”你個暴力和尚。”

 

悟空坐在副駕駛座上,背後的翅膀輕刷著坐在後座的三藏的腿。三藏有點想懷疑這是有所目的的,但了解到悟空只是無法控制他過長而入侵到後座的翅膀而已,並拼命忽略它們對自己的肌膚若有似無的碰觸。

 

“話說,”八戒打破了沉默,”我們今晚好像會有一場小小的行動。”

“什麼行動?”悟淨說。

“我聽說森林裡有群數量相當大的妖怪即將要到我們要去的鎮上來。”八戒說。

“哦,那一種行動,”悟淨說。”還有其他行動可以選擇嗎?”

八戒哼了一聲。

 

至少他們其中有一些人開始說話。三藏意識到自己和悟空之間的沉默平衡被打亂,但他不知道如何解決它。他甚至不知道從哪裡開始。

 

他以裝睡代替。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