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飛行羽毛(三空 翻譯)-4

那天晚上,三藏選擇了與八戒同房間,這將會引起悟淨和悟空慣性爭吵的種種問題,但如果讓三藏和悟空同房,將會有更嚴重的問題靠近他們。三藏做了他一般感到心情窒悶的時候會去做的事,就是找一間市區的酒吧(一個安靜、低調的,其悟空和悟淨不大可能會去找到他的酒吧),並充分使用了他的金卡。

 

但如果是八戒又另當別論了,他很快的就找到了三藏。

 

“所以。”八戒說著,他看向三藏,三藏的身影反射在他的單眼鏡片上。

 

也許就連香菸盒都沒有逃過他的注意,三藏心想,雖然此刻心裡有什麼東西是如此的渾沌。事實上,這一切都是混沌的,在他腦海裡不愉快的嗡嗡作響。“我想有些事情是很難……”

 

“怎麼會這麼想?”

八戒坐在他旁邊(可能他曾威脅或試著溫和的勸離三藏身邊的其他客人,但無論是什麼,他的確成功地清理自己與他周圍的其他閒雜人等),並叫了叫酒保。三藏沒聽清他說什麼,但調酒師給了他們些酒。

 

“這只是,”三藏說道,夾帶著香菸的手揮了揮。”我......我不知道。”

“是關於悟空嗎?”八戒輕聲問道。

三藏甚至不想多說,不是針對八戒。他知道八戒正試著對他這逐漸集聚成形的無名煩燥及怒火找回平靜,三藏猜測。

 

不,他不能告訴八戒他的想法。這是荒謬的。他無法試著對八戒解釋,他和悟空的事情已經從一個普通問題變成無法收拾的程度。

 

而且,算了。三藏想把它當作一個爛攤子就這麼擱著。反正他的人生是個徹頭徹尾的災難。他是個兇手(殺了無數的人),酒精、吸煙、憤怒,三藏只是個名稱而已,這世界的一切他從沒什麼好眷戀的,甚至懶得逃離這一切。

 

直到現在,因為現在,他想對悟空......做些什麼事,就像他以前從來沒想過的。他想將他的臉埋在悟空的翅膀上,深深的吸氣,不想放他走。但不止這些,甚至更……他意識到。因為他甚至想要悟空、那些、在某種程度上,他以前從來不想與人接觸的事情。(其實技術上來說,現在也不想”與人”接觸,因為悟空本質上來說,幾乎不算是個人)

 

他想要觸摸他,想要看到他金色的眼睛亮了起來,想要他的手穿梭著悟空的髮絲,想要看到他的笑容,想要聽到他笑。他想吻他。他想觸摸那些愚蠢的翅膀,直到悟空呻吟。

 

他想,這些本身已經足夠造成嚴重的後果了,無論是對於他的信仰包括他神聖的任務在內。

 

此外更該死的是,因為三藏這時心裡想的是”我他媽討厭自己現在這種感覺”。

 

“我,”他開口向八戒說道,八戒對他露出期待的微笑,”我想──”

 

八戒瞪大了眼睛。

 

“────。”

 

“走吧。”八戒饒富趣味地說著,取出他的單片眼鏡在他的襯衫上輕拭。

 

三藏坦白的說出了正確的話,自從他十二歲之後,他就再也沒有這樣過了。

 

就像是剝除了所有的不坦率似的,事實上這樣蠻好的。八戒協助他回到旅店,三藏睡著了,他看起來亂七八糟的。

=================================

八戒在凌晨三點時叫醒三藏,當酒精和一個嚴重的頭痛還沒有完全離開他。

 

“如果這不是一個緊急事件。”他低吼。八戒揚了揚眉毛,他才意識到悟淨和悟空也在這房間裡了。

 

“你認為我會為了愚蠢的事情叫醒你嗎?有妖怪過來我們那裡。”

“所以他們趕走,然後滾回去睡就好了。”

“有很多妖怪,”悟淨說。”哦,抱歉,我是說很多嗎?我的意思是事實上他們根本是一群他媽的軍隊數量。暴力和尚,這樣你可以做點什麼了嗎,哦,其中一些還甚至他媽的有槍。”

 

三藏坐了起來。

“好吧。”他說。

 

悟淨看著八戒。

“八戒,我可以出去看看我們可以採取些什麼行動。”他說。  ”這樣可以嗎?三藏。悟空跟你留在這裡。”

“嗯。”八戒說道,但用一個禮貌的微笑打斷了他。  ”但我不認為──”

“沒關係。”三藏說道。而悟空沒有說什麼,所以三藏想是他大概不在乎,或怎樣。

“現在,任何時候,”悟淨說道,他凝視著窗外,”他們可能會找到店主的──”

 

一個高亢的少女尖叫聲響起。

 

“這就是我們的線索。”八戒說,他和悟淨離開房間。

==================================

悟空和三藏被單獨留在房間中。三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很抱歉我昨天撫摸你了的羽毛?

很抱歉你那樣接近我而我將你踢下床,因為我嚇壞了?

很抱歉我一整天都沒有跟你說話?

 

很抱歉,你不知道我有個全世界最糟糕的想法?

 

抱歉,在一般情況下,不是在三藏字典裡的詞彙,但看著眼前的悟空笨拙的盯著在床頭櫃上的燈,幾乎像他們之前打破的那一個,他想也許這是能破冰的時候。

 

算了,他決定,取代煩怒的情緒。這樣(分組)的確比較好。兵分兩路,對現在而言是重要的。

 

與人保持距離對他而言一直是很容易的事。在某種程度上,他似乎沒有想過要和別人談論這件事情。不過現在這卻是近在眼前的問題,而他還沒有計劃好,他還沒有打算好,三藏從來沒想這樣的事情。如果沒有它,三藏覺得他會更好。

但悟空一臉好奇的看著他。悟空一直以來都一直跟著三藏,這是事實,但反過來說,三藏也是隨時隨地跟著悟空的。

 

但現在。

 

他該怎麼說?

 

 

這時在門後面有碰撞聲,這意味著妖怪已經找上他們了。

 

八戒和悟淨,雖然他們可能是沒事的,只是他們也不是能完全清除這些妖怪。三藏心想真的有悟淨說得那麼多嗎?但這點納悶很快就被破除掉,他們通過門衝了進來。這裡有五隻,準確上來說,但可能有更多隻在前來這裡的路上。

 

“我們走吧。”悟空輕輕地說,並縱身一躍。三藏射擊了兩隻而悟空處理其他三個。

 

情況還不算太糟,三藏心想。但他們將會繼續快速的湧入。

 

不久,(三藏的預測)的確發生了。有更多妖怪不停湧入,直到他們不得不有點擔心八戒和悟淨是否沒事。但外面的打鬥聲告訴他們,這兩人正在處理著,只是偶爾幾隻會溜過去。

三藏和悟空也正好好的處理這些妖怪,但直到五隻帶著槍的妖怪同時衝進來,三藏平時是可以快速的解決他們,但就算是他也沒辦法一下子處理五個。

 

可惡!他心想,有些莫名的恐慌。

 

不能是現在,我至少應該說聲抱歉…….-

 

 

羽翼在三藏的面前展開,同一聲槍響一起。即使三藏想到可能會有一陣可怕的疼痛穿過自己的心臟,但他竟然只想到擔心悟空的羽翼。

然而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知道無論如何在戰場上悟空都一定會保護他。羽翼顫抖了一下,但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那些妖怪盯著他們,悟空也是如此。

 

“哦,我的天啊。”悟空抽了一口氣,”它們是防彈的。只是有點刺。”

 

突然,三藏整個人被包裹在羽毛裡,悟空將他拉到牆邊,竭盡他所能的擴大羽毛的面積來屏蔽三藏全身上下。一組妖怪更努力的射擊翅膀,三藏可以透過羽毛感受到子彈的衝擊:每一槍都留下了傷痕,然後很快的又癒合,像從沒發生過什麼事一樣。

 

“對不起,三藏。”悟空對三藏說,他的呼吸讓三藏的耳朵發癢,”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而且八戒和悟淨沒事的,對吧?”

 

八戒和悟淨,三藏聽見他們仍然在隔壁房間擁有自己的戰鬥。所以,是的,他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

 

“好吧。”三藏說道,他感到自己有點無法呼吸,但不是因為羽翼壓到他或什麼的。他的心臟在他的胸口砰砰直跳。

 

”你他媽要讓我射掉那些妖怪,所以......我不知道,給我把這些愚蠢的翅膀弄出個孔洞來。”

“了解。”悟空說,他毫不在乎那些侮辱性的言語。事實上,他可能高興三藏又跟他對話了。而三藏懷疑自己那套”你個笨蛋”的領導方法已經恐嚇不到他了。

悟空將他的翅膀移出一個洞,讓三藏可以稍微讓他的槍管過它們。那些妖怪互相看了看,他們其中一個對另一個聳了聳肩,表現出一副詢問”這是怎樣我們要怎麼做”的樣子。

 

砰。砰。砰。砰。其中一人倒下了,而其他人連滾帶爬的將他拖出房間。

 

 

剩下他們兩個單獨留在房間裡。三藏轉身面對他,翅膀還環繞在他周圍。它們是如此意外的強韌,但又像天鵝絨般柔軟、乾淨,即使經過多天塵土飛揚的車程。

 

 

“可、可能有更多隻會進來。”悟空解釋說,雖然紅暈在他臉上攀升。三藏突然意識到,沒有抓著槍的那隻手,他的手指正與羽毛纏繞著。

他放開手。悟空的紅暈並沒有因此消失。悟空已經鬆開了翅膀,使他們沒有像剛才那麼靠近彼此,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有保持著三藏一貫要的個人距離。

 

“所以,”三藏說道。  ”防彈。那其實......還挺有用的。”

“是啊!”悟空興奮地說。 ”你說的對。它們的確有有用的地方。”

 

接著又是一陣沉默。悟空的氣息溫熱的打在三藏的鎖骨上,他的頭髮,不管其他因素的話,聞起來還不錯。但這該死的防彈翅膀讓他們現在他媽的有些彆扭。

 

“目前似乎沒有任何妖怪會來了。”三藏說道。

 

他其實可以移動了。但他沒有這麼做。

 

而悟空也沒有。

 

悟空的眼睛在黑暗冰冷的月光下閃爍著金光,還有在他的臉上的表情是三藏從沒有見過的。這是一個比他變成齊天大聖時還要更微妙的笑容。三藏想,也許這就是俗話說的“你每天都會領悟到新的東西。”具體來說,這種情況下,悟空這個微妙的笑容就是這個新的東西。三藏伸出一隻手臂支撐自己靠著極近的牆壁,但在同一時間,他沒有......想要離開。

 

三藏期望八戒或悟淨能在這時衝進房間。

但他們沒有這樣做。

 

他看著悟空,而悟空也看著他,臉上的緋紅和微妙的笑容依舊。不久之後,笑容消失了,悟空竟然看起來有些認真。

 

該死!三藏心想。

 

“三藏,”悟空微微喘著氣說道,”我可以親──”

 

三藏推開他,用他靠在牆上的那隻手,並輕易的打破這羽翼的盾。可能部分是由於驚訝,或由於一些他還沒有完全掌握的原因,悟空的翅膀輕易的分開了。三藏坐在他對面的床上,而翅膀輕輕回落。他盯著牆上的彈孔,距離悟空幾英尺遠。悟空坐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他抱著自己的胳膊,眼神死死盯著他的鞋子。

 

“去看看八戒和悟淨。”三藏說道,手指穿過自己的金髮。

 

悟空沒有說什麼,只是照他說的做。三藏盯著他離開片刻的地方,希望悟空會一直在八戒他們那裡抱怨任務、說他肚子餓了、或其他什麼都可以。然後他在口袋裡的掏出他的香菸。

 

他點燃一支菸,拒絕承認自己他的手在顫抖。這時悟空回來了。

 

“他們都很好。”他淡淡地說,自己關上身後的門。  ”我告訴他們翅膀可以防彈。八戒已經在房間的床上睡著了。我認為他受傷了,不得不治療自己。”

 

“所以,你住在這裡。”三藏說道。

 

“是啊。”悟空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三藏拒絕看他。悟空在床上翻過身子。三藏站在窗台前抽著菸,只要他能一直醒著站在那裡,他將一直站著。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