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飛行羽毛(三空 翻譯)-5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比平常更缺乏睡眠且易怒。八戒看著三藏和悟空之間,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但不知道是什麼,也不敢問。悟淨的嘲諷甚至比平常更不受歡迎,就連悟空也不會笑,悟淨能分辨其中好像有什麼古怪,於是他閉上了嘴。

 

但是,即使心情不好也沒有阻止悟空肚子發出飢餓的叫聲。就算是同樣的心情不好的三藏,也不可能阻止他要吃午飯。

 

八戒喝著茶,已經從容的吃完了一盤料理,而悟空和悟淨忙著清理第四、五盤。三藏則並不覺得特別餓。午餐後,八戒自稱想到鎮上隨便逛逛,而三藏則說需要離開那狹小的汽車透透風一會。

 

他們留下金卡給悟空和悟淨,兩人遊蕩在大街上,找到一個似乎不錯小公園停下來休息一會。

 

“所以,”八戒說,”悟空今天沒跟你要你吃剩的午餐。而你也都沒有吃。”

三藏瞥了他一眼。

“那又如何?”

“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聞言,三藏怒視著他。

“什麼都沒有,你到底想問什麼?”

八戒聳聳肩。

“就只是想問問。”

“隨你,你可以保持你的疑問。”三藏說道。

“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八戒很輕聲的說,當他以前還是個老師時,他總是以這種方式讓他班上的學生閉嘴。  

”我已經告訴過你,你該做些行動。而且我早就跟你說過,他非常非常的在乎你。你一定要告訴他,他誤會你的意思了。你一直不斷的在傷害他。另外不管你想說什麼,我知道這是你最想做的一件事。”

“他沒有,”三藏說道。八戒所說的傷害,三藏是知道的,但只是不像八戒所想的那樣,而他低下了頭。

 

然而,八戒身為三藏的......最親密的朋友(可能),知道他會這樣大概是有什麼原因的。八戒閉上了嘴巴,並恢復了平靜的笑容。而這個原因,三藏知道,也將會是這個爛攤子的終結。“也或許他有,但我不想要他想要的。我不認為,我不認為有些事情能繼續下去。”

 

三藏就著一張長椅坐下。八戒坐在他旁邊。

 

至於剛才的話題,三藏知道八戒的話的含意。他只是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這種他在悟空成長當中逐漸感受到的事,不管它是什麼。這對悟空來說不公平,它會困住他們兩個。它會改變一切。

 

“好吧,”八戒說。  ”所以,就算再嘗試一次,恐怕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這很困擾我。”三藏說道,”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一點。”

“嗯,”八戒說。  “那你想要什麼?”

“我希望他長大,”三藏說道。  ”我希望他離開我。我希望他能得到快樂。”

 

八戒皺起了眉頭。

“你不認為他跟你在一起會得到快樂嗎?”

“不。” 三藏說道。跟八戒談話一向比較容易,八戒不太會使他感到尷尬。

“因為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有想過任何的身體接觸上的事情。”

 

八戒還是皺起了眉頭,沒有直接看著他,這讓他在某種程度上更輕鬆。

”我想悟空是個蠻務實的人。”

 

三藏俯身向前,點燃一支香煙,並試圖假裝這個話題沒有讓他坐立難安。雖然在這裡的人是八戒,八戒是個相當令人安心的交談對像,因為三藏知道他永遠不會批評他人的決定或情感,除非特別情況。

 

“我知道你有沒有接吻過。”八戒平靜的說。

“你不必告訴我更多你的想法,但是,你會排斥它嗎?”

“接吻倒沒有關係。”三藏有點生硬地承認。

“我想、我不確定。因為我從來沒有過。我覺得…在那之後有些事情開始變得模糊。”

八戒的臉上依然沒有表情。

“你不必做你不想做的事。”八戒說。

“這是最簡單的...如果你傳達給悟空。我想悟空並不想傷害你。我希望你知道你弄傷了他,也許他也這麼認為,但他知道,你絕對不會是蓄意的。只是,傷害他不是你想做的事,對吧。”

 

三藏感覺自己的臉在燃燒。八戒終於瞥了他一眼。

“我不能說我了解很多像你這樣的人。”八戒說。

“但我知道這樣的關係可以做到的,如果你想要的話。或許對你而言比較困難點,我想,但我敢肯定,你也不會是第一個試著解決這樣問題人。”

 

三藏看著他。

 

“你不知道?”八戒問。“哦,三藏。還有其他的人,這世界上又不是誰都喜歡做愛這件事。你要是問我”接吻之後會發生什麼”,那就像是一個漸進歷程,但它並不一定都是這樣的。”

“我並不這麼覺得。”三藏說道,他掃視四周,看看是否有人接近足以聽到他們的談話。但還好他們附近都沒有人。

“我向你保證,你不是唯一一個不喜歡這種事的人。”八戒說。“你想聽聽我的親身經歷嗎?”

“你和悟淨會做。”三藏說道。”哪裡跟我一樣。”

“嗯,是的,我們是。”八戒說。

“和悟淨的話我喜歡。但我也不是一直都這樣想,在我還不認識他的多年以前,悟淨知道關於我的事,他是相當能理解它的。我們一路上也是遇到各種問題並慢慢的摸索可行之路。”這是當然的,兩個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又各自背負著自己的過去,可不能如此容易的發展關係。

“很高興你解決了你們的問題。”三藏說道。八戒清了清嗓子。

“更重要的是,我認為我跟花喃,我們的婚姻之中,往往也比較少做這種事的。我們大多是用手,你知道的。當然,一般人是不會像悟淨這樣,但像我們這樣的也的確更少。”

 

三藏從他的菸盒裡拿了一條香菸。

“這算是忠告嗎?”

“悟淨和我已經走過來了。”八戒說。

“這的確是刺激的,而且也很難。你和悟空也可以這樣做,不過尊重你們不同的想法。可以經過了解之後再決定要不要做。”

八戒給了一個長時間的停頓讓三藏消化這些。

八戒說的它聽起來那麼容易...

 

“都是那些該死的翅膀。”三藏說道。

......真的很喜歡撫摸那些翅膀。他喜歡看著悟空享受他撫摸的表情,知道悟空喜歡自己這雙手所帶來的,不管它是什麼,他覺得。

 

八戒對他揚了揚眉毛。

“哦,那還真是不幸。”他說。

“這他媽的就是。”三藏說道。

 

突然他坐起身子,一個大寫的尷尬,一個身影披著斗篷,大面積的朝他們過來。

 

“你們在這裡!”

 

他們結束了這個話題。

===========================

今晚又有妖怪要過來了。他們知道,已經來了。他們決定繼續行駛,而不是把無辜的客棧捲入危險之中。

沒有人有睡覺的心情了,反正。

 

四隻妖怪跳到他們的車前,咆哮著。

 

“我們上吧。”悟淨說,跳下車子向東跑去。八戒急轉過吉普停在一旁就接著去應付北側。白龍變回龍身,毫不客氣的丟下三藏他們去幫助八戒。三藏站起來,隨他們高興,他會對付他們面前的。

 

一如往常,悟空迅速的用如意棒打倒這些妖怪,而三藏藏在一棵樹後面躲避著子彈,並隱藏住自己的射擊,悟空大約二十分鐘後發現了他。

 

悟空又用他的翅膀覆蓋住三藏,彈開子彈。然而這一次,他們後面沒有牆可以靠,而三藏能看到妖怪來到了他們身後。悟空的翅膀只能達到這麼遠,他只能覆蓋住一面。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