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桔子自主規範區

飛行羽毛(三空 翻譯)-6(END)

在森林裡,一切都是那麼的黑暗。他們在此暫時結束了戰役。三藏幾乎看不到,只能看到月光艱難的穿過厚厚的樹林,在樹梢上閃耀著。

 

這是一個在戰鬥中的間歇。悟空保持沉默,他沒有看向三藏,只以一個禮貌的距離讓翅膀環繞在三藏身邊,盡可能離他遠一點並同時仍保持可以保護他的距離。這當然不如之前抱著他那樣有效,但三藏還是覺得他的努力值得讚許。

 

是的,也許這不是說話的最佳時機,但難得在三藏的生命中他竟然會討厭沉默,他知道悟空永遠不會打破它,知道悟空不敢勉強他。但這次該輪到他說他想說的話了。

 

“我們得談談。”三藏說道。

”我們曾談論過很多事情。但都不是和我們的關係有關。”

 

悟空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但似乎並沒有感到驚訝,或惱火。三藏在一場戰役中提起它?他只是不能確定。

 

“但是,你不介意嗎?”悟空問。

“我介意的事情很多。”三藏說道,“我不......介意和你一起度過餘生。但我…可能介意其他的事情,就像、……那種事。”

 

好吧說出來是挺容易的。

 

“哦。”悟空說。雖然他看起來很困惑。

“如果你不想這麼做。”三藏說道。“我明白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不管你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悟空堅定地說。

“三藏,因為是你帶我離開牢籠,我會跟著你一輩子。”

 

(告白)不可能是那麼容易的。它不會是。這一定會有什麼問題。

 

“我只是想告訴你。”三藏說道,感覺有點尷尬。“我不知道我們該怎麼樣。”

悟空仍然注視著他,用這樣困惑、又完全相信他的眼神一直注視著,就像他往常一樣。他怎麼還能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明明事情都要變得這麼複雜了。

 

“沒關係。”悟空說。“三藏,我──我想讓你知道,任何你想要的,都沒關係,你可以告訴我。我會很小心,我會照你任何想要的去做。”

 

“不過、親吻的話,”三藏說道。“接吻的話,可以……大概。”

“可以嗎?”悟空問。“我真的、真的、真的想這麼做。那如果你不喜歡它的話,告訴我,好嗎?”

“我會的。”三藏說道。

 

悟空再次接近他,竟是那樣的快速,這某種程度上使一切都變得如此美好,雖然三藏有些驚訝這些舉動,他的手還是穿梭在悟空的髮絲之中,並以某種方式若有似無的結揪著。最終,他們糾纏在一起,翅膀、胳膊、腿都糾結在一起,盡可能的靠近對方。

 

也許他們應該更加小心擦槍走火。這種時候三藏通常不會射擊,但畢竟他們還算是在戰鬥當中,可是如果有敵人看到他們這樣而傻愣在那裡,三藏可能會先舉槍自盡。他按上了安全鎖,並把它平放在旁邊的地上。他需要躺下來了一點,他和悟空之間五英寸的身高差使得親吻這件事有點辛苦,但到了最後,他覺得這是值得的。

 

三藏什麼也看不見,因為羽毛擋住了或...哦,他已經閉上了眼睛。羽毛輕刷在他們身上,拉近他們的距離,並將他們與世隔絕的保護著,即使威脅會降臨。悟空結束這個親吻,並發出了愉快的哼聲,將自己的側臉頰與三藏的貼在一起。

 

“不需要停止。”三藏的聲音有點不坦率的說著。

“你不喜歡接吻。”悟空說,將他的鼻子埋在三藏的頸部,上下磨蹭。三藏並不介意這一點,特別是當悟空咬著他耳朵的時候。

 

那很好。是真的,真的很好。

 

“我是喜歡。閉嘴。”三藏罵道,但這並不是真的在兇他,就像他平時一貫做的。

“我愛你。”悟空說。

“這就有點快了。”三藏嘀咕著。

 

悟空將他的頭靠在三藏的胸口。

“不,”悟空說。  ”這有點不快,其實。”

“你他媽是什麼意思?”

 

不像三藏,悟空已經等了很久了。也許不是從一開始就這樣,不是在洞穴,甚至不是在寺院的時候,但是......至少在旅程開始後的不久吧。

 

“我還是不知道翅膀是從哪裡來的。”悟空突然說,輕喘著氣。

”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紅孩兒為什麼要這樣做。我覺得很奇怪……”

“你在乎嗎?”三藏問道,一隻手穿過羽毛撫摸著,使悟空喘氣,呻吟,顫抖。

“啊…好吧,也不是這麼在意……”悟空說,  “所以無所謂。只要你繼續這樣做…啊…天……”

“很高興我們都同意。”三藏說道。他停頓了一分鐘,不確定他是否將會說出改變一切的一句話。可能會、也可能不會。反正這裡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人會知道。而且這句話一直是個事實……

 

“我......也愛你。”他說。

 

悟空笑了(他心想:為什麼你總是這麼不擅長這種事情,三藏?),並再次親吻他。

 

悟空雙手緊緊的放在三藏的腰部上,沒有太多的試探,特別是在腰部,當他發現三藏那裡怕癢。他愉悅的將手在腰的兩側來回撫摸,如果他不停的這樣做的話,三藏可能會一直吻著他直到永遠。

 

除非──

 

地面傳來震動,他們兩個人瞬間跳下分開,尋找聲音來源。

 

紅孩兒從蹲伏的姿勢站起來,搖晃了一對整齊乾淨、閃亮的黑色翅膀。他們在月光下泛著紅色光芒。三藏拿起槍,點擊它重新打開。但他不會真的對紅孩兒做什麼。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紅孩兒說道,而更糟糕的是,他看上去是真的在道歉。

“我是來取走魔天經文的,玄奘三藏。”

 

“別擔心,”悟空笑著說,並打開他的翅膀。

“我想我得感謝你送給我的禮物。”

 

紅孩兒微妙的咳嗽。

 

“我看到我的咒語引起火光,並波及我們兩個。我認為可能是這樣,我正集中能量想給你全力一擊──看來我是失敗了,我得再提升自己。我從我同伴那裏聽來你在詢問我的翅膀,然後還有一些奇怪的謠言,我開始起了懷疑。不過這無所謂。”

 

“好像還挺有趣的,如果用我們的新翅膀打架的話。”悟空說。

“好吧,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說是有趣,”紅孩兒一邊說,一邊往前使出一擊。悟空很輕易的擋住了他的一拳,接住並扭過他的拳頭。

“我確實給了自己一個優勢,啊!”

 

悟空轉過身溜到紅孩兒的背面,還抓著他的拳頭,突然伸出一隻翅膀,幾乎把他撞飛出去了,迫使他的退後,同時還抓著他的手腕。三藏聽到紅孩兒羽翼的裂痕聲響。

“我看你已經適應得很好了,”紅孩兒說道,迴避悟空使得他不得不放開自己的手。他退後,躲開了三藏的不怎麼認真的射擊。

“這是一個有力的攻擊。幹的好。”

“這一切都是靠我自己學會的。”悟空自豪地說。

“是嗎?”紅孩兒問,拳頭發出紅光並召喚火焰。“好吧,讓我告訴你一些我學到的東西。”

 

紅孩兒再次往前衝出,利用翅膀的拍動來加速他的攻擊,並盡可能的往上跳起,高飛在空中,往地面上的悟空發動的空襲並將他打飛出去,他一手抓住悟空的脖子往上飛起。聽到悟空的叫喊三藏的緊張了起來,但悟空又瞬間滾回到了地面上,他撲滅襯衫上的火焰,聞到毛髮燒焦的味道。

但紅孩兒並沒有就此停止。他抓住了悟空,把他扔到一棵樹上飛越一整個空地,再次使用翅膀增加氣勢。悟空在那躺了一會兒,卡在樹的根部,然後他再度坐了起來,揮出自己的翅膀。

 

“三藏,快走。”他喊道。”他想要的是經文,但如果他跟我戰鬥,他就沒辦法去搶奪它了。”

“你不應該對敵人喊出你的策略。”紅孩兒說,然後悟空再次衝向他,在紅孩兒抓住他時把他整個拖上去,強迫他放手,然後他們都飛離了這裡。

 

天空中的戰鬥傳來吶喊聲,三藏想對著紅孩兒開槍,但他看不見他們兩人,無法辨別他們各自的精確位置,他知道他有一樣的機率會射到悟空。

 

然後,理所當然,妖怪軍隊再次追上他們。三藏開槍打死幾個,他跑離原地,試著脫身。他看著逐漸減少的子彈庫存,並發現一棵樹來隱藏自己,他選擇爬上樹木,樹枝在身體兩側和手臂刮的生疼。直到他爬上樹的頂端並推開分枝才能清楚看到天空。

 

兩個身影在天空中仍然持續著戰鬥,但他們移動得太快,又太黑,無法辨別哪個是哪個。三藏可以看到紅孩兒咒術的火光,但無法確定是誰在揮動它。一個身影試圖要回地面,但另一方卻抓住了他,並朝另一個方向將他丟去,戰鬥因他們的行動而漸行漸遠。三藏看著他們兩個逐漸消失,森林在戰鬥後失去了聲響,幾乎是壓倒性的沉默。他的耳邊仍響著自己方才的槍聲,但現在,他的身邊,森林是異常寧靜的,星辰的銀色光芒包裹著他身旁所有的樹葉輪廓。

 

 

這是一個美好的夜晚,真的。

 

 

他相信悟空會回來。他現在能做的只是坐在樹和相信悟空會帶著翅膀回來帶他走。

 

 

一個身影從天空中落下,像隕石般的直擊地面。而留在天空中的,發出一個吶喊,一個非常熟悉的吶喊。

 

三藏坐在樹頂,舉起手。

“喂!” 他喊道。  ”悟空!”

 

身影開始從遠方飛回來,自天邊愈來愈近,直到最後,浮現悟空明亮的眼睛和他臉頰上深刻的傷痕,他重重地落在三藏的身旁,周圍的樹葉和樹枝因他的經過而搖晃。

 

“下面那群要是發現我們,他們會通知同伴的。”三藏說道。

“而他們卻沒聽見你的呼喚。”悟空滿臉通紅,大汗淋漓的說著。

“天啊,這是一個很棒的戰鬥、這是一個非常酷的戰鬥。你看見了嗎?我想再做一次!”

“真的是很棒。”三藏挺高興看到悟空如此開心的表情。悟空笑了。

 

一個陌生的聲音在他們下面大喊:“他們在那裡!”

 

因此,悟空掏出了他的翅膀,這在樹上有一點難以維持平衡,但悟空用分岔的樹枝支持著自己。

 

“你知道,你後面還有妖怪。”三藏說道。”你打算從這些妖怪手中屏蔽自己嗎?”

“很簡單,” 悟空說,這很有說服力,三藏真的相信他。

“你射擊他們全部。我在你的背後掩蓋你,還有我自己。”

“你還不如也去戰鬥。” 三藏說道。  ”我不需要你保護。我能照顧好自己。”

“也許晚點,” 悟空說。

“先削弱他們的數量,這樣可以嗎?然後我會去戰鬥。”

 

突然,三藏發現自己跟悟空靠得很近,而且是三藏把他拉近的,悟空詫異地盯著他。

“沒事吧?”悟空問。

“沒事。” 三藏說道。

 

儘管場面一度有些尷尬,他們還是成功的做完了所有的任務,甚至幾乎可以清完他們周圍的敵人……

 

“等等,” 悟空說,突然把三藏拉起來。

世界突然一個翻轉,這是一個可怕的瞬間,三藏想到他們可能會從二十英尺的樹枝上掉落,且直接落在正在戰鬥的妖怪們的腿上。他緊抓著悟空,他本來可以被嚇到的,但事實上沒有。

 

不過。

 

“搞什麼,下次提醒一下。”

“好的,沒問題。” 悟空說道,調皮地笑著。

 

那些沒死的妖怪逃跑了。三藏和悟空維持這個姿勢待在那裡。

 

這個時候是一個矛盾的抉擇。這姿勢讓三藏感到不舒服,肯定的。但另一方面,他卻又想要這麼做。在這裡,他能感受到悟空的溫度與親密,這是從未有過的。他不安,但也感到高興。

 

出乎意料的是,他一點也不緊張,甚至當悟空注視著他時。他們都沒有移開各自的眼睛。

悟空的眼睛是如此的……三藏並沒有想完他心裡的話,因為用漂亮或美麗或其他任何的字眼來形容它都是愚蠢的。

 

不管怎樣,三藏一直很喜歡悟空的眼睛。

 

“那我們現在該?”悟空問。  ”我們該去找八戒和悟淨他們嗎?”

“或者,我們不必。” 三藏說道。

 

夜色寧靜的圍繞在他們身邊。悟空指出八戒教過他的星座,三藏則把它們比喻作別的,那些是光明曾經教過他的。他們靠在一起輕聲的交談著,用只能讓彼此聽見的音量竊竊私語著,反正他們似乎不該用太大的音量破壞這寧靜的夜晚。悟空的頭髮刷在三藏的臉龐,他的背躺靠在三藏的胸口,羽翼在他們之間展翅飛翔,讓他們緩緩下垂,平落在樹枝上。悟空的味道聞起來不錯,參雜著些許汗水、泥土和樹葉的味道。三藏從他的頭髮取出一片枯葉,悟空則些微的抱怨說他拉的太用力了。

三藏對悟空輕笑著,平靜而溫暖。儘管在他們身下粗糙的樹枝及葉片不斷搔刮著悟空的臉頰。三藏的手臂環在悟空的肩膀上,將他摟在懷中,而悟空將他的手勾握住三藏的手肘,儘管他的指關節上有著擦傷並微微滲血。地平線上,金黃色的月亮如一彎微笑,在悟空的眼裡倒映成金色月牙,而無數的星光熠熠成輝,灑落在悟空的鼻尖上。

 

 

等到八戒和悟淨回來後,發現他們正坐在樹枝上彼此纏繞,即使兩人有身高差距,他們還是找到了最舒服的方式依靠在彼此身上。

 

“你看那裡,”悟淨說。“悟空和三藏,坐在樹上。你猜我敢把接下來那句念出來嗎?”

“哦,別這樣,”八戒說。

“不過這真的是一個最佳的”猴子在樹上”的玩笑了,我想。”

 

明天當然也會有更多的妖怪等著他們,但無所謂。他們會繼續前行。

=====================================

“嗯……” 觀世音菩薩說。

“好吧,我承認我確實偷看了紅孩兒那邊的同伴的想法。但我可不能眼睜睜看著敵人有優勢我家的孩子沒有,況且,我認為這只是會動搖他們一下,改變一些小事情而已,不是要從你(健一)所想出的咒語中拯救他們。說真的,我的確不該插手這件事,但要不是紅孩兒傢伙已經把悟空逼到絕境的話,這事也不會發生。我只是想讓他停下來。要是他真的會殺了悟空,這咒語,將浮現在腦海中的就會只是”垃圾”一句話。”

 

“是的,觀世音菩薩大人。”二郎神說道,知道觀世音菩薩又把他的個人情感帶入這事件中了,但他語帶保留。

“不過,我可從沒料到其他會發生的事。”

聞言,二郎神卻看上去波瀾不驚。

“我想可能有點太過有效了。”慈悲的女神又說,無奈的微笑。

 

二郎神瞥了菩薩一眼,思考了關於悟空和三藏,悟空和金蟬的事。

“我不知道我們接下來還可以期待怎樣的發展。”他說。

 

觀世音菩薩聳聳肩,得意地笑。

 

“也許在羽翼的末梢的神經弄得有點多了。”她承認。

“而金…玄奘三藏......唉,誰知道他會是這樣的反應呢?”

“你當然不是故意的。”二郎神說。

“但事實上,他們叫我”仁慈”是有原因的,”觀世音菩薩說。“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會把他們帶走。”

“當然。”二郎神同意。

“不管怎麼說,” 她補充說,”他們已經招來了更困難的事情了。可憐的孩子們,他們甚至不知道...有點盔甲才不會受傷。但他們是一個團隊,看起來他們似乎變得更強了。”

二郎神幫她倒茶,在天界的花田眺望著。

“你知道,” 他說,“我想你說的對。”

他實際上同意她說的話。

 

“我總是對的。”菩薩說道。

 



(END)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P R